0

美国的世界天翻地覆

巴黎——在华盛顿看来,法国干涉利比亚的热情既让人迷惑又让人解脱。美国人并不愿插手此事,因此很高兴别人愿意。实际上,尼古拉·萨科奇总统(和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的干涉意愿)有助于弥合“价值观”和“实际利益”之间的危险差距,前者要求美国直接干预穆阿迈尔·卡扎菲,而后者则迫使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保持克制。

美国的策略似乎是要通过金融、经济甚至是“心理”压力的联合效应将卡扎菲政权挤出权力核心,让上校在核心支持圈里陷入孤立。这不失为可能起到终极作用的明智之举。但可能需要等很长时间才能看到结果。

虽然法国的坚定决心让美国人长出一口气,但他们还是情不自禁的感到困惑:法国人真的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吗?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但他们似乎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事实上,就在几年前法国和美国似乎互换了位置。听着奥巴马在利比亚问题上充满反省和冷淡意味的讲话,人们似乎听到了2003年入侵伊拉克前法国外长多米尼克·德维尔潘在联合国慷慨激昂的陈词。尽管两者的具体情况和“法律”环境截然不同——利比亚干涉行动得到了联合国决议批准和阿拉伯联盟模棱两可的支持——萨科奇仍然让人联想起乔治·W·布什对于战争的狂热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