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专制民主时代

莫斯科——几乎数不清的结构性变革正在撼动着这个世界:不断深化的经济危机正在加速国际治理和超国家机构的蜕变,同时还伴随着经济和政治权力向亚洲地区的大规模转移。在弗朗西斯·福山宣告“历史结束”不到四分之一世纪后,我们似乎面对一个社会及地缘政治巨变的新时代的开始。

充满戏剧色彩的是革命的春天刚刚席卷了阿拉伯世界,却在这之后迅速蜕变为凛冽的寒冬。实际上在多数情况下,融合了旧有独裁主义和伊斯兰教义的新政权正催生出更多的社会停滞、怨恨和不稳定。

但更引人注目的是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富裕西方社会的社会(及反社会)基层示威活动。导致上述抗议活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首先,过去25年来社会不平等现象在西方迅速恶化,这部分归因于苏联解体后,扩张共产主义的威胁也随之消失。革命的幽灵曾迫使西方精英阶层借助国家权力重新分配财富,从而培育出忠心耿耿的中产阶级。可随着共产主义在欧亚心脏地带的溃败,西方富裕阶层认为自己不再需要诚惶诚恐,他们施压终止福利国家政策,从而导致不平等现象迅速崛起。只要馅饼总体越做越大这点问题还可以容忍,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又让这样的好时光成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