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伊拉克叛乱

中国伟大的战略家孙子曾写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具备这样的头脑就会遇到麻烦,而且通常是灾难性的麻烦。这一点当然适用于正发生在伊拉克的武装冲突,而了解这些叛乱的性质是至关重要同时也是极为困难的。

在一定程度上,伊拉克的叛乱反映了其历史上的先例。这样的冲突是“武装的戏剧”,敌手们同时陷入彼此胶着的对抗状态,向更为广泛的观众,特别是伊拉克人民传递讯息。如同所有的叛乱一样,公众支持(的获得)—或是缺失—将会决定其成败。

另外,这很可能是一种拖延式的表演。历史表明一旦某次叛乱达到“临界状态”,就需要十年或更长的时间来根除。和过去的叛乱一样,在伊拉克的冲突中,叛乱分子使用恐怖活动来胁迫公众,暴露政府的软肋,迫使该政权采取非常手段来应对,而这样一来就可能会让公众倒戈。

但伊拉克叛乱在本质上背离了其先例。它的文化背景和20世纪的叛乱不同,特别是在使用源自宗教的激进意识形态这一点上。相形之下,20世纪的叛乱通常是世俗的,基于经济阶层、宗派分歧或其他深刻的政治分裂的。宗教激情和政治激进主义的交织使得伊拉克叛乱特别危险并很难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