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技术的“黄种化”

忘掉麻省理工学院吧。清华大学正向你张开双手。对于Clothilde Tingiri,一个在卢旺达最大的软件公司工作的年轻程序员来说,对北京而不是剑桥的梦想是激励她前进的理想。怀着接受更多教育的理想,这个秋天她计划到中国,而不是美国,去上计算机学科的研究生班。

卢旺达对中国人并不陌生。就在Tingiri的办公室附件,卢旺达最大的电信公司Rwandatel,正在安装由深圳华为公司提供的新的无线通讯设备。非洲被认为是世界上在无线通讯上发展最快的市场,而在14个非洲国家都建立了办事处的华为公司无疑走在了前列,它把许多工程师派遣到灌木丛里以便给这个星球上最贫穷的人带去新一代的低价技术。

更多地受利益和市场份额而不是慈善的驱动,华为公司通过更低的价格、更快的行动以及更愿意在艰苦的环境中工作而超越了美国和欧洲的竞争对手。Rwandatel的美籍主管Chris Lundh指出:“这就是非洲的现状。中国人占领了所有的市场。”

这并不完全正确。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来自印度的工程师同样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他们有在他们本国的市场经过磨练的合适的技术。印度为非洲提供了计算机教育课程、最可靠的水泵、低价的碾米设备还有许多其他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