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泰国过渡受阻

曼谷——泰国宪法执政83年间第12次军事政变爆发一年后,随着对前总理英拉·西那瓦过失罪争议审判的进行,危险的不确定性充斥着这个国家的未来。未来几个月,军事强制管理下的平静局面将伴随着普密蓬·阿杜德国王近七十年统治下不断增长的焦虑情绪。近年来极为罕见的相互妥协和适应能否令泰国重塑目前由精英推动、以君主制为核心的官僚体系支撑的充满争议的政治秩序,从而体现选举制民主的优秀原则?

三项关键因素决定了过去一年泰国政治的主基调。首先,去年5月夺取政权的军政府和平与秩序全国委员会改变了过去久经考验的后政变统治体制,不再任命一名公认的能员担任总理,而改由政变领导人帕拉育将军以总理身份直接执政。

从商业、运输到劳动、教育等高级部长同样由四星上将担任。就连外交部长也不是职业外交官而是将军。现政府有数的几位技术官员,包括副总理和财政部长,都还是上届2006-2007年政变政府留下来的旧人,并且他们没有实权的抱怨时有耳闻。

上述做法造成了经济策略不连贯和对政策目标的推进迟缓、模糊。但目前改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泰国新一届军事领导人认为自己扮演了清洁工的角色,在军方及王室共生关系支持及官僚日常治理机制框架下铲除腐败、恢复原有秩序和监督政治家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