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法国的气候与恐怖联系

东京——自11月13日发生巴黎恐怖流血事件后,光明之城实际已经处于戒严状态。在这样阴郁而艰难的大背景下,世界领导人正在这里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制定新的全球协议实现温室气体减排。恐怖分子的部分目的会不会就是破坏谈判?

当然无法排除这样的可能性。毕竟,中东大部分地区和北非萨赫勒地区恶劣的环境条件助长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绝望感。有鉴于此,为干扰改善上述条件的努力而发起袭击——当然在推进恐怖分子其他目标的同时——可能被看作某种“致胜”的策略。

中东和萨赫勒地区的局势无疑相当可怕,快速荒漠化毁坏了牧区经济和以此来养家糊口的农牧民生活。环境和经济的共同恶化为残忍的伊斯兰运动,包括尼日利亚博科圣地、索马里和肯尼亚青年党和伊拉克叙利亚伊斯兰国创造了千载难逢的条件。在那些气候变化有可能破坏环境的国度,狂热分子们联起手来威胁对文明进行破坏。

当然,气候变化绝不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首要原因。糟糕的经济和残酷的世俗独裁统治,再加上根深蒂固的种族和宗教分歧,共同助长了恐惧、动荡和愤怒的不稳定环境。但任何人都不应怀疑恶劣的环境条件助长了狂热主义架构,目前这样的可怕局面正在中东和萨赫勒的大部分地区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