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再论西方的衰落

伦敦—巴黎恐怖分子屠夫再次突显二十一世纪上空的阴云,让共产主义崩溃给欧洲和西方带来的希望之光黯淡下来。危险与日俱增,值得我们深思目前的情况。

尽管预言并不真实,但一致的出发点应该是下降的预期。莫利调查机构(Ipsos MORI)社会研究所报告称:“在西方大部,下一代人已不再将更美好的未来看成天经地义。”

1918年,奥斯瓦尔德·史宾格勒(Oswald Spengler)出版了《西方的衰落》(The Decline of the West)。如今“衰落”一词已成为禁忌。我们的出版商用“挑战”来代替它,而经济学家的说法则是“长期停滞”。语言在变,但西方文明时间(和金钱)欠债不变。

为什么会这样?传统智慧认为这只不过是对生活水平停滞不前的反应。但更令人信服的原因是苏联解体后西方没能建立一个安全的国际环境让西方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永久化。越来越多的公众已经认识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