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不平等性如何找到了政治声音

米兰—不平等性的加剧用了很长时间,才突然在近几年中形成了政治影响。如今,它已经成为一个核心问题,国家经济重点需要大幅调整,以打造更平等、更包容的经济和社会。否则,人民可能接受替代当前政府的爆炸性方案,如目前正在横扫许多国家的民粹主义运动。

政治领袖常常大谈增长模式不公平地分配了增长收益;但接着他们并没有在任上为此做些什么。当各国走上了不包容的增长路径时,常常导致不尊重专业知识、政治制度和共同文化价值观的幻灭以及社会分裂和极化的加剧。

承认经济收益如何分配的重要性当然不是新鲜事。在发展中国家,经济排斥和极端不平等从未有利于长期高增长模式。在这样的条件下,支持增长的政策可能不可持续,最终被政治混乱、社会动荡甚至暴力所打断。

在美国,不平等性加剧成为一个事实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从那时开始,二战后早期相对平等的经济收益分配开始出现倾斜。20世纪90年代末,当数字技术开始让常规就业岗位自动化和脱媒化时,通往财富和收入不平等的变化更是如同快马加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