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创新及其引发的不满情绪

坎布里奇——人们往往大肆赞美技术创新克服重大发展挑战、拉动经济增长以及推动社会前进的能力。但创新往往面临着很高的实施壁垒,政府甚至有时直接禁用新技术——就连那些可以带来深远利益的新技术也不例外。

以印刷机为例。除其他因素外,这项新技术是世界宗教的福音,宗教界突然间拥有了复制和传播经文的有效利器。但奥斯曼帝国禁止印刷古兰经长达近400年。1515年,苏丹塞利姆一世据说颁布法律,“专门从事印刷学可以判处死刑。”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为什么要反对这样一种有益的技术?我曾在著作创新及其敌人:人们为什么抵制新技术中提出,答案并不仅仅是人们在面临未知时的恐惧。相反,抵制技术进步往往植根于担心破坏现状可能带来就业、收入、权力和身份的丧失。而政府往往最终认为与其费力适应新技术还不如干脆禁止。

由于禁止古兰经的印刷,奥斯曼领导人延迟了誊写员和书法家(其中不少是因为掌握这门技艺而备受推崇的女性)的就业损失。但保护就业并不是他们的主要动机;毕竟,从1727年开始,他们就不顾书法家的抗议允许非宗教文献采用印刷方法,后者则将墨水瓶和铅笔放进棺材抬到伊斯坦布尔拱门前游行抗议。

宗教知识则是另外一个问题。它既是社会各界的粘合剂又是政治权力的支柱,因此对宗教知识的传播保持垄断是维护奥斯曼领导人权威的必须。他们害怕步天主教教皇的后尘,教皇在新教改革过程中失去了很大的权力,而印刷机在向信徒传播新理念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当然,为技术创新设置障碍并不是政府的专利。那些在现状中的既得利益者可能促使政府出台禁令。他们可能采用的手段包括像奥斯曼书法家那样组织示威游行,采取同样做法的还有2002年爱尔兰转基因土豆的反对者,他们在都柏林举行游行反对“优质食物的覆灭”。

新技术的反对者还可能采用诽谤、误导、甚至妖魔化等各种手段——上述手段过去无疑取得过成功。1674年,英国妇女发布了反对咖啡的请愿书,声称咖啡会导致不育,因此只有超过60岁的人才能饮用——这在当时只是非常小的市场规模。第二年,国王查尔斯二���下令镇压咖啡屋,但他的动机与其说是相信不育的谣言,还不如说是想要保护酒精饮料和当时新引进的茶叶等当地饮料的市场份额。

19世纪,美国乳制品行业掀起了一场针对人造黄油的类似的抹黑运动,称人造黄油导致不孕不育、男性秃顶和发育不良。反对者将人造黄油嘲讽为“牛油”,称其含有“病死和腐烂的牛肉、死马、死猪、死狗、疯狗和死羊。”

联邦政府因此对人造黄油出台了新的限制,涵盖从贴标签(就像今天的转基因食品一样)、添加人造色素和州与州之间运输等各式各样的领域。新的税收政策进一步加强了黄油的市场地位。1886年,一名威斯康星州众议员公然宣布他“旨在通过高额税收彻底摧毁这种有毒化合物的制造。”

20世纪早期抵制拖拉机的运动采取了略微不同的形式。役畜的生产商和贸易商害怕机械化,因为机械化威胁到他们的生活方式。但他们知道他们改善产品的速度不可能比工程师更快,因此彻底阻断拖拉机的传播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相反,他们试图阻止农场动物被拖拉机所取代,发起一场规模浩大的运动来宣传它们的好处。美国马业协会发布了宣称“骡子是有史以来唯一一款傻瓜型拖拉机”的小册子。该组织还指出马可以自我繁殖,而拖垃圾只会不断贬值。

人们阻碍技术进步从不是单纯因为无知。相反,他们竭力保护的是自身的利益和生计,无论他们的生计是经营奶牛场还是运作政府。因为我们不断试图采用新技术改善人类和环境状况,因此上述区别的确是至关重要的。

避免技术进步壁垒需要了解并解决新技术存在的问题。举例来讲,随着机械能力的提高,机器人正在取代越来越多工人的位置。不久以后,机器人不仅可以完成更复杂的任务,而且能够以比工人更快的速度完成培训。认为某些工人不会步役畜后尘的想法并不理性。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如果我们认识到上述损失并直面问题的存在,就可以避免对潜在有益技术创新的反对力量,包括推动机器人的使用。关键是要重点发展“包容性创新”,确保那些可能因淘汰旧科技而受损的人有充分的机会从新科技中获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人类的创造力。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