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nella20_Brent StirtonGetty Images_essential workers Brent Stirton/Getty Images

朝不保夕阶级的复仇

都灵—在新冠大流行之前,低技能劳动力在经济中的作用在下降。在被数字化破坏的劳动力市场中,高级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人士享有傲人的地位,只有高素质的专业人才才能茁壮成长。而那些工作受到新技术威胁的人,则难以拥有稳定工作、可能被裁员、流动性减弱、生活水平下降。

这场疫情揭示了哪些工人才是真正必要的,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推翻了这种说法。事实证明,对于那些在危机最黑暗的日子里维持经济运行的街道清洁工、店主、公用事业工人、食品运送工、卡车司机或公共汽车司机来说,仍然没有很好的技术替代者。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工人所从事的工作需要环境适应性和体能,而这些能力不容易编码到软件中,也不容易被机器人复制。

这些技能偏弱的工人对新技术的适应力并不奇怪。以往的工业革命也遵循着类似的模式。至少,通常仍然需要人工来监督、维护或补充机器(所无法完成的部分)。在许多情况下,它们在任何特定时代的新颠覆性商业模式中都扮演着关键角色。一直以来,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缩小这些工人创造的社会价值与他们获取工资之间的差距。

低技能工作通常被视为新技术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取代的工作。但这些工作大多本身就是技术进步的副产品。机械师、电工、水管工 和电信安装工都将他们的职业归功于过去的技术突破,现在正是这些工人确保了全世界机械、电网、供水系统和互联网的正常运转。

创新并没有改变传统的金字塔式工作结构,即由少数高素质的高层职位监督低技能职业的等级制度。相反,技术改变的是金字塔的构成,通过不断补充新的、更复杂的任务,同时通过自动化去除最常规的任务。今天仍然有流水线;但在完全由软件控制、由智能机器人填充的工厂里工作,与在20世纪50年代最先进的工厂里工作完全不同。

在其圆滑的数字化背后,当今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仍非常依赖低技能工人。2018年,亚马逊员工的平均工资不到3万美元,这反映了亚马逊大多数员工的工作:管理库存和完成仓库订单。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也是如此,该公司2018年的工资中位数约为5.6万美元:约三分之一的员工在其装配厂工作。尽管脸书公司2018年的工资中位数为22.8万美元,但这一数字并不能解释该公司在内容编辑方面所依赖的数万名低工资合同工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这些模式在零工经济中尤其明显。在零工经济中,软件和算法提供了一个平台(一个双边市场),销售由实际工人提供的特定服务。无论优步代驾和送货应用有多复杂,如果没有出租车司机和送货工人,该公司根本无法生存。

但很多时候,在平台经济价值链末端工作的人往往被视为二等劳动力,甚至没有上升到员工级别。与设计和更新应用程序的工程师和程序员不同,他们受雇于缺乏工作场所保护的承包商。

同样,如果没有数以百万计的数字蓝领工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蓝领工人)在数据经济的流水线上辛勤劳作,人工智能(被广泛视为未来技术失业的主要来源)将不复存在。大多数机器学习算法需要在大量的数据集上进行训练,这些数据集由对内容进行分类的人类注释者手动“清理”和“标记”。要想让算法确定一张汽车的图片实际上是一辆汽车,通常需要有人对图片进行相应的标记。

鉴于数字经济的现实情况,没有理由把低素质工作当作低质量工作的同义词。今天的“低技能”工人可能没有高学历,但很多人其实是掌握了某些知识领域和技术的熟练技术人员。承认这一点,对于重建这些工人的谈判能力和建立新的社会契约至关重要。

为此,工会有机会重新获得影响力,并推动更公平地对待最不合格的人,包括那些往往不被他们关注的临时工。但大型企业(不仅仅是科技行业)也需要重新考虑如何评估和奖励低技能工人的贡献。这需要从上到下施加压力,以缩小金字塔顶端和底层员工之间的差距(在薪水和福利方面)。

最后,政府必须加大力度满足熟练技术人员的教育需求,因为即使是最基本的工作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要想跟上创新的步伐,就必须不断提升技能,以保持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竞争力。就整体资源而言,对这部分人力资本的投资应与对技术专业人员的投资类似,当然这两种教育途径的结构会有所不同。

拥有较少正式资格的工人将继续是数字经济的核心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能将他们推向边缘的威胁是政治和商业决定,而不是新技术。

Translated by Zhang Peiqi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tPesl3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