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恢复专家执政的前途

新加坡——悲观主义是当今的流行情绪。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及英国投票退欧一周年后,不少人预期2017年会出现更多民粹主义胜利和破坏性的政策。除全球经济增长缓慢和地缘政治紧张不断提升外,人们很容易得出结论:世界正朝着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同样的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发展。

但这并没有看到事物的本质。民粹主义兴起不过是政治领袖未能解决选民经济怨愤的一种表象。我们不应被无法兑现对愤怒选民承诺的政治领袖手中民主的堕落所迷惑,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更好的政府形式来解决选民的经济怨愤。我建议由专家直接执政。

正如我在新著美国专家执政中所说的那样,由专家直接执政能够确保常规公众咨询借助负责任的专家委员会来形成决策。这种方法将直接民主的优点和精兵技术统治结合在一起,从而利用大数据做出长期、以结果为导向的决策。简言之,专家直接执政能够实现先进理念和高效执行的有机结合。

这套制度并不完全以假设为基础。超民主的瑞士和超技术的新加坡都有效地适用了这项原则。他们取得的成绩令人印象深刻:两国都具备良好的国民健康、充足的财富、低腐败、高就业、国家军事和民事服务以及国家对创新的大规模投资。它们有效地响应了民众的需求和偏好,将国际经验运用于国内决策,并将数据和备选情境运用于长期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