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 SCARFF/AFP/Getty Images

走出数据暗黑时代

发自巴黎——在从十一世纪到十三世纪的中世纪盛期,法国的农民是没有财产权的。相反,那些有土地的人不得不将他们生产的大部分东西上缴给当地的领主,而领主可以在农民去世后没收他们的土地。作为回报,农民确实获得了诸如免遭侵袭以及使用磨坊或乡村公共烤面包房等服务。不过他们别无选择:选择退出交易,比如建造自己的磨坊是被严格禁止的。这种动态的安排一直持续到法国大革命爆发农民获得了完整产权为止,而且看起来很像消费者与当今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关系。

到了如今这个数字封建主义时代,我们依然没多少选择余地,只能点击同意那一串密密麻麻的冗长且复杂的条款条件,将自己置于所使用网络平台的监控之下。这些平台收集我们的个人数据并将其出售给更多的社会参与者,包括那些可以为我们提供针对性广告的广告公司。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利润丰厚的做法:到2020年,用户个人数据的价值预计将相当于欧洲GDP的8%。作为交换,这些公司向不断生产数据的数字农奴提供社交媒体等“免费服务”。

这不是一个“共享经济”,而是一个被优化过的采掘经济——基于原材料(我们的个人数据)近乎无限的储量——并以牺牲消费者为代价来养肥少数公司。而且就像中世纪盛期的经济一样,通过产权进行革命的时机也已经成熟了。

几千年来,财产权一直在保护并赋予人们权力,并随着技术的发展而不断演进。例如,印刷革命催生了知识产权——这要感谢博马舍(Beaumarchais);工业革命推动了专利制度的普及;而数字革命必须带来的是个人数据所有权,里面包括财产权的经典拉丁文要素:usus(使用权,即我按照自己的意愿使用自己的数据),abusus(处分权,即我按照自己的意愿销毁我的数据,无须借助任何形式的“被遗忘权”)和fructus(孳息,即我可以自由出售自己的数据获利)。

个人数据所有权将催生出个人数据市场,在全球35亿互联网用户中,有些人会要求依据他们分享的数据所产生的价值支付报酬,而其他优先考虑隐私而不是利润的客户则会支付公平的市场价格以匿名方式从服务中受益。这就是美国科技企业高管(脸书的COO)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最近所暗示的状况,当时她建议将全面避免脸书进行数据收集的选项列为“付费产品”。

Subscribe now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 Ahead magazine.

Learn More

这种变化将是深远的,而现实的各类挑战可以通过现有技术解决方案来克服。举个例子,为了支持数据管理,每个用户可以拥有一个“智能帐户”,用于存储信息及其用途的合同条件。至于定价,中间商可能会代表数百万用户直接与大平台进行谈判,从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创建一个恰当运行的市场。

在个人数据所有权方面的有效法律执行肯定会起作用。然而,与提出的其他手段相比(例如德国宪法法院于1983年制定的“信息自决权”),个人数据所有权仍然是一种更为理性和现实的解决方案。

让个人更多地控制其数字生活的潜在好处会超越到经济公平性之外。这样的系统还可以打破因社交媒体算法而生的备受诟病的“过滤泡沫”——这些算法会向用户展示那些强化其现有偏见和信念的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讲,个人数据所有权可以帮助缓解现在困扰许多国家的危险政治两极分化。

而虽然迄今为止没有一个法律体系承认个人数据所有权。但这个想法正在全世界范围内不断生根。

布里坦尼·凯撒(Brittany Kaiser),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据报该公司滥用脸书和其他平台的用户数据来影响政治活动)的前高管兼告密者,现在主张用户将自身数据视为财产,就跟自己的房子一样。拥有房子不会让你成为一个贪婪的房地产投机者;而是允许你充分参与到哲学家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所谓的“财产所有权的民主制度”当中。数据也是如此。

在法国,我创建的智库机构“自由世代”(GenerationLibre)发布了一份长达150页的个人数据所有权报告并引发了激烈的公众辩论。在欧洲层面,刚刚生效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通过保证个人数据的可移动性为相关的财产权奠定了基础。

在美国,作家兼研究者E·格兰·威尔(E. Glen Weyl)以及传奇的虚拟现实先驱杰隆·兰尼尔(Jaron Lanier)等人最近都提出数据应该被视为劳动力(并相应支付报酬)。(不过我本人更愿意将数据视为资本,因为它们源于我们的自有人格,但这基本上只是语义上的不同而已。)而且在实际层面上,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正在开发数据货币化服务。

在他的畅销书《人神:未来简史》(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中,历史学家尤瓦尔·诺亚·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预见到“数据主义”的诞生,即在算法的祭坛上牺牲个人自由意志。但人类其实不必受数据流的支配。通过确立个人数据所有权,个性的具体概念可以得到强化,并推动那些使我们的文明实现繁荣的自由主义价值观。

http://prosyn.org/0T7KG5l/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