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以色列头上征“占领税”

发自开罗 —— 阿拉伯世界的知识分子和政策制定者经常指责欧洲,认为欧洲只能靠大洒金钱来掩盖其在阿拉伯 - 以色列冲突方面的政治软弱。他们认为如倘若欧洲真的想作为全球事务参与者被受到重视的话,就必须在送钱的同时展示一下自己的一身肌肉。

在阿拉伯人眼中,欧洲的官员其实已经默认了这些指责,同时也把责任归罪于欧洲复杂的多边政治形态以及欧盟机构的官僚本质上。而那些参与对欧会谈的阿拉伯人也早就心灰意冷:他们期望欧洲能成为一个行动上的强权,而不仅只是个语言上的巨人。

但把欧洲在阿拉伯 - 以色列冲突中一步步往错误方向推的,恰恰就是欧盟试图逐渐表现得像一个单一国家的意愿。欧洲在中东和平进程上的软弱常常被错误地解读成和以色列作对的后果。而那些政策顾问则认为获得以色列的信任就是欧洲在和平进程中赢得支持所必需的。但在这方面以色列似乎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不管是技术转让,关系升级,合作协议,甚至是加入欧盟的前景。

至此欧洲的政策就在引诱以色列和贿赂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之间来回打转。资助以色列对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占领则同时满足了上述两个目的,而代价就是欧洲纳税人口袋里掏出的数十亿欧元。但这一政策既没有为欧洲赢得承认,也没有换来亲密关系。巴勒斯坦人继续贬低欧洲的贡献,而以色列人则痛斥欧洲“资助巴勒斯坦恐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