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沙特之春?

伦敦—据说在20世纪70年代初,沙特阿拉伯的费萨尔国王向资深皇室成员透露,他担心这个国家只用了一代人就“从驼背上的民族变成了卡迪拉克里的民族……再过一代说不定又变回驼背上的民族。”如今,他的警告前所未有地接近发生。

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一直是阿拉伯世界最死板的社会,如今,它已身处大变局。它与西方的关系——特别是与美国的关系——因为阿拉伯之春所引发的中东和北美动荡而受损。与此同时,一群妇女拒绝接受沙特王国对女性驾驶汽车的禁令,这是沙特顽固传统的最新写照。

沙特阿拉伯仍是最大的阿拉伯经济体、世界领先的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逊尼派伊斯兰教的捍卫者,但其政治影响力在近年来大幅衰落了。从20世纪80年代初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期,沙特阿拉伯一直是泛阿拉伯政坛的协调者,利雅得和吉大的宫殿吸引着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政治领袖。

但这些宫殿的接待室如今门可罗雀。卡塔尔以其深不见底的财富和全面的外交、投资和媒体战略取代了沙特阿拉伯成为几乎每一场中东冲突的决定性仲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