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二十一世纪的人才与资本之争

日内瓦—金融决策者在试图刺激经济增长时,几乎毫无例外地聚焦于解放资本的新方法。但是,尽管这一方针在过去也许起了作用,但它也会导致忽略人才在构想和实现让增长成为可能的思想方面的作用。事实上,在技术变革迅速、自动化大行其道的未来,创新、竞争力和增长的决定性因素——或天花板——更可能在于能否获得高技能劳动力而不是资本。

地缘政治、人口和经济力量无情地改变着劳动力市场。特别是技术,它正在改变劳动本身,淘汰一整套部门和职位,同时创造全新的行业和岗位类别。一些人估算,今天的职业有将近一半可能在2025年实现自动化。取而代之的会是哪些东西?有人预测会出现出人意料的机会,有人预测会因为机器取代大部分人类劳动力而出现大面积失业。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一破坏趋势的初步迹象已经显现。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全球失业总人数已达2.12亿,而如果想要给越来越多的新晋劳动力大军提供就业,每年就需要创造4,200万个新岗位。与此同时,去年全世界有36%的雇主报告人才难觅,为七年来最高比例。

纠正这一供需失配问题需要政府、商业领袖、教育机构和个人克服短视,开始为以变化为唯一永恒的未来规划。所有人都必须反思这对学习、工作的性质以及各类相关利益方在确保全世界工人都能实现其潜力方面的角色和责任的意义。

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表明,一些世界最大公司的人力资源高管认为,移动互联网和云技术的不断采用、大数据的使用、弹性工作安排、3-D打印、先进材料和新能源供给将带来影响深远的破坏。他们对于本行业就业水平所受总体影响的判断是,绝大部分情况下影响是积极的——如果本行业以及更广义的劳动力市场中的新劳动力技能能够快速发展的话。

技术正在日益接管基于知识的工作,作为当下教育体系核心的认知技能将仍然十分重要;但合作、创新和决绝问题所需要的行为和非认知技能也将是必不可少的。在今天的学校和大学,主流学习方针根本上是个性主义,性质上是竞争,这必须重新制定,将重点放在学会学习和掌握与他人合作的技能。独特的人力技能——如能够团队合作、管理关系、理解文化敏感性——对于各行业企业都将至关重要并且必将成为未来教育的核心要素。

此外,随着教育日渐成为终身追求,企业必须反思它们在提供竞争性劳动力方面的角色。一些公司已经抓住了这一点,并开始投资于员工的持续教育、技能再造和技能升级。但大部分雇主仍指望从学校、大学和其他公司招到已培训完成的人才。

企业将日益必须与教育机构和政府合作帮助教育体系适应劳动力市场需求。许多岗位所需要的技能变化日新月异,企业必须将投资引向在职培训和终身学习,特别是,随着千禧一代加入劳动力大军,他们追求的是志向和经验的多样化,而不像前辈那样追求薪酬和稳定。

商业周期自然包含着就业的波峰和波谷,富于社会责任心的企业应该效仿可口可乐、美国铝业、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非洲彩虹矿业(Africa Rainbow Minerals)和谷歌等公司,致力于减少失业、加强人们找到生计的能力。

政府也应该起作用,为公民创造能实现潜力的环境。决策者必须用更强的指标评估人力资本、重新考察教育投资、课程设计、��聘和解聘行为、女性劳动力参与度、退休政策、移民立法和福利政策。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保护工人和消费者是关键,保护让个别行业免受新商业模式冲击无法阻挡新一轮转型潮。政府不应该阻挡Airbnb和Uber等破坏性企业,而应该引入监管使它们能够持续增长,同时寻求利用它们的技术和企业家方法提高社会福利。这类政策包括为失业者提供在线教育课程、数字化员工保险、虚拟工会化和适合共享经济的税收政策。

解放全世界潜在才华、实现增长能力充分开发需要我们把眼光跳出商业周期和季报。未来充满了潜力,但要抓住这一潜力,我们必须足够聪明、足够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