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在伊斯兰教内战中站边

巴黎—法国总理瓦尔斯最近说,圣战主义的借口都不是好借口,他是对的。瓦尔斯说,拒绝借口文化意味着抵制深思圣战冲动的解释的诱惑。

4月4日,瓦尔斯又对了一次,他警告沙拉菲派可能赢得意识形态胜利。沙拉菲派思想是圣战主义的基本思想,它将欧洲(以及欧洲之内的法国)视为传教的主要目标。

过去三十年来,诸任法国政府都逃避参与这一争论的责任。但是,尽管消极态度确保了短期的社会和平,却也让与法国公众不同的价值观在法国各大城市大量生根发芽。然后又继之以一厢情愿的盲目,政府拒绝承认军事伊斯兰原教旨其实就是伊斯兰法西斯,即顽固派批评家四分之一世纪以来一直在大声疾呼的第三种全球极权主义变体。

政府的这一失败的背后是普遍存在于政治界极端的合同近视(complicit myopia)。2012年,极右翼的国民阵线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将作为宗教象征的犹太圆顶小帽和作为政治象征的面纱相提并论(为了同时谴责它们)。就在这个月,绿党参议员以斯贴·班巴萨(Esther Benbassa)宣布超短裙的异类不下于罩袍。如果不是让某种形式的野蛮变得不可接受(这种野蛮偶尔露出人脸,这不应该让我们忘记人们正在以它的名义杀戮、伤害和强奸),勒庞和班巴萨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