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杀死非传染性疾病

西雅图—在过去25年中,部分要归因于打击传染病,疟疾、结核病、艾滋病和小儿麻痹症的全球协作,儿童死亡率已经下降了50%,平均寿命预期增加了六年多。此外,全世界生活在极端贫困状态下的人口也降低了一半。这些都是重大成就,但它们带来了一组迫切需要解决的新挑战。

随着生命的延长和生活方式的改变,非传染性疾病(NCD),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等大幅涌现,成为世界第一大致死原因。2014年,死于疟疾、结核病或艾滋病的人数为320万,但有3,800万多人死于非传染性疾病,并且人数还在继续增加。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以增长最快的非传染性疾病糖尿病为例。据最新的世卫组织报告,2012年糖尿病杀死了150万人,和结核病相当。但1990年以来结核病死亡人数减少了一半,而糖尿病的影响迅速增加。1980年,1.08亿人罹患糖尿病,比例为20分之一;如今,糖尿病患者超过4亿,比例为12分之一。

流行的观念是非传染性疾病都是丰裕病,与此相反,实际上它们在所有发展阶段影响最多的均为穷人,但在中低收入国家尤其如此。事实上,据世卫组织报告,80%以上的糖尿病相关死亡发生在高收入国家以外。一个原因是二型糖尿病——较为常见的糖尿病种类——与生活方式因素相关,如缺乏运动、肥胖、不健康饮食和吸烟,这些因素在较不丰裕地区更为常见。

更糟糕的是,在贫穷社会,诊断和治疗糖尿病的工具和药物十分稀缺,其价格常常令人无法承受。由诺和诺德公司支持、PATH执笔的最新研究表明,在一些例子中,只有三分之一的公共卫生机构有牛胰岛素库存,只有四分之一的公共卫生机构有监测糖尿病用的试纸。在加纳,15天的工资只能维持预防糖尿病并发症所需要两种药物15天的供应。

这些失败意味着,在富裕国家之外,有近一半的糖尿病病例得不到诊断或合理的管理。这带来了严重的人道和经济后果。糖尿病需要终身治疗,诊断和治疗开始得越早,结果越好。得不到治疗的话,糖尿病会导致无法工作的状况,并且常常导致过早死亡。

要确保人们具备诊断、治疗和监测糖尿病的工具,需要做些什么?

首先,决策者和出资者必须认识到糖尿病的影响大部分落在了贫困社会,必须更多地关注和为预防与治疗提供资金。推广健康饮食和锻炼的预防计划能降低二型糖尿病的普遍程度以及患者的并发症。投资于中低收入国家的医疗系统有助于它们适应糖尿病等终身疾病的日益增长的负担。

成本问题也急需解决。我们必须解决分销系统效率低下的问题,该问题阻碍了药物和诊断手段的普及,提高了成本。这需要更好的预测、规划和分销;更高效的价格谈判,以及限制加价。

此外,我们必须投资于低成本糖尿病疗法的研发和适用于资源匮乏环境的诊断工具。我们急需联合非营利组织、学界和私人部门的创新思考者以产生高效、平价且合理的方案的智能联合项目。

糖尿病是一种普通非传染性疾病。诊断和治疗心脏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重要药物和技术也严重短缺,对于中低收入国家的人来说更是比富裕国家的人贵得多。这一差异促使医学杂志《柳叶刀》将非传染性疾病危机称为“当代社会正义问题”。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果不采取行动,这场危机将更加严重,世卫组织预计,从2010年到2020年,非传染性疾病死亡人数将增加15%,其中大部分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

如今,只有1%的全球卫生融资流向了非传染性疾病相关项目。这必须有所改变——并且要快。否则,过去25年来在改善全球健康方面所取得的令人瞩目的进步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我们明知如何预防和治疗的慢性病而受苦和死亡而黯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