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希腊紧缩神话

布鲁塞尔—自反紧缩的左翼联盟党(Syriza)在希腊最新大选中获胜以来,“希腊问题”再次占领了全欧洲市场和决策者的注意力。一些人担心2012年的不确定性卷土重来。当时,许多人认为希腊马上就要违约并退出欧元区。而如今,许多人担心希腊债务危机可能动摇——甚至可能颠覆——欧洲货币联盟。但这一回真的不同。

一个关键不同在于经济基本面。在过去两年中,欧元区的其他外围国证明了调整能力,减少了财政赤字,扩大了出口,并出现了经常项目盈余,从而不再有融资需要。事实上,希腊是唯一一个深陷改革困境和出口表现持续萎靡的国家。

欧洲央行计划开始购买主权债券,这为外围国提供了新的保障。尽管希腊政府并未官方支持量化宽松,但它应该感谢欧洲央行安抚金融市场。如今,德国可以针对希腊新政府大规模债务减记和结束紧缩的要求采取强硬立场,而不必担心2012年的金融市场动荡——当时,这场动荡让欧元区别无选择,只能援助希腊。

事实上,希腊政府的要求都建立在误解的基础上。首先,左翼联盟和其他人认为希腊的公共债务——高达GDP的170%——是不可持续的,必须削减。由于该国官方债务构成了其公共债务总额的一大半,因此政府希望削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