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统一的叙利亚

柏林—叙利亚反对派积极分子总是对他们所得到的国际支持表示失望。尽管所谓的“叙利亚之友”(定期集会在联合国安理会框架之外讨论叙利亚状况的一组国家)的上一次会议决定增加财务援助,但真正外部援助承诺仍相当可疑。

美国、欧盟、土耳其和大部分阿拉伯国家一致认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已不再合法。他们收紧了对叙利亚政府的制裁,并给予反对势力各种各样的支持。一些国家提供了自动化武器、弹药和火箭弹。但武器提供已经枯竭,起义军对防空武器的要求也一直没有回应。

此外,不论是叙利亚的邻国还是西方国家,政府都不愿采取军事干预。事实上,尽管口头宣称团结一致,但它们拒绝沿邻国边境建立叙利亚平民保护区,或为叙利亚空军设置禁飞区。结果,叙利亚反对派认为他们是在孤军与巴沙尔的苛政奋战。

但叙利亚反对派必须明白,国际社会未能采取决定性行动并不只是因为俄罗斯和中国否决了任何有意义的安理会行动,或只是因为北约国家不愿意涉足另一场地区战争。事实上,国际社会在等待叙利亚一盘散沙的反对派自己形成一股团结、有效的力量,正如反对派在等待国际社会的行动一样。这要求建立一个代表所有相关势力的共同平台,包括地方协调委员会(Local Coordination Committees)、叙利亚革命协调联盟(Syrian Revolution Coordinators Union)以及自由叙利亚军(Free Syrian Army)军事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