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叙利亚的宗派僵局

普林斯顿—叙利亚的反抗压迫性政权的革命已经演变为宗派内战,最近更是成了代理冲突。在此过程中,斗争变得越来越复杂,各阵营间的冲突日程加上深层次的社会紧张,让局面几近不可收拾。

一方面,美国、欧盟、土耳其、约旦、沙特和卡塔尔支持着反对派——由各种武装派系组成的大杂烩,日程和意识形态各式各样,从叙利亚民族主义到全球圣战主义无所不包。其一盘散沙的状态反映了叙利亚社会的裂缝,这是四十多年残酷独裁统治的后果。

另一方面,俄罗斯和伊朗(及其代理人黎巴嫩真主党)出于各自的理由支持着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俄罗斯的动机与冷战残留思想有关。巴沙尔政权一直采取反西方立场,与苏联(后来与俄罗斯)站在同一条战壕里。如今,叙利亚代表着俄罗斯在阿拉伯世界的仅存的硕果,而巴沙尔政权的地区敌人皆是美国盟友。

伊朗的介入反映了另一场历史远为悠久的斗争——逊尼派和什叶派对中东地区的争夺战。什叶派主导的伊朗为巴沙尔军队提供武器、金钱、军队和训练,让冲突的宗派色彩更加浓厚了。事实上,政府军已经演化为宗派部队,其作战动机是担心一旦逊尼派占多数的反对派获胜,他们就会清除统治叙利亚几十年之久的、人数占少数地位的、属于什叶派的阿拉维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