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ildt69_DELIL SOULEIMANAFP via Getty Images_syriansoldiermissilegun Delil Souleiman/AFP/Getty Images

是时候在叙利亚咬紧牙关了

堪培拉—叙利亚近期的一系列事件自然而然地引出了两个问题:究竟是谁失去了这个国家?国际社会在当前局势下应当向何处去?

第一个问题相对容易回答。回首过往,很有可能自2011年民众起义以来叙利亚就已经迷失了。当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政权顽固拒绝和平解决问题的任何努力时,没有任何外部力量愿意干预。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希望制裁措施、联合国所领导的外交努力以及支持“温和”反对派的三心二意的尝试能够最终推翻阿萨德政府。

事实并非如此。原教旨主义势力赢得了政治阵地和领土,而包括由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和俄罗斯军方在内的其他人在2015年秋天后纷纷对阿萨德施以援助。尽管叙政权长期以来一直剥夺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的大部分权力,但其迫于压力也开始向他们做出让步。因此,库尔德民兵放弃挑战阿萨德,而这导致叙利亚绝大多数反对派开始躲避他们的行动。

2014年伊斯兰国在摩苏尔和拉卡建立“哈里发王国”导致其能够直接打击巴格达——对恐怖主义威胁的直接对抗也因此提升了热度。在伊拉克,这项任务主要落在与伊朗结盟的什叶派民兵手中。但在叙利亚,局势则更为复杂。美国无意派遣自己的战斗部队,但它也清楚接受其(和土耳其)所武装的叙利亚反对团体根本无力完成这项任务。无论如何,上述团体把注意力放在推翻阿萨德,而这在西方决策者看来已经不再是主要任务。

鉴于以上限制条件,美国开始支持库尔德人民保护组织(YPG)。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承认库尔德人民保护组织是库尔德工人党(PKK)的一个分支,而美国与欧盟和土耳其一道,将后者纳入恐怖组织名录。但即使上述决定不符合任何长期战略,但它却确实满足了某些短期战术性需求,而事实证明,支持库尔德人民保护组织在剥夺伊斯兰国领土方面最终取得了成功(尽管该组织的长期威胁仍然没有解除)。

根除伊斯兰国本来为解决更广泛冲突的政治进程提供了良好的时机。事实上,至少有两种方案可供选择。其一是在叙利亚北部和东北部建立一个由库尔德/人民保护组织统治的实体。但这当然会引发土耳其的愤怒,因为后者不会容忍库尔德工人党在其边境上的任何存在。除了要求美国不设任何限制的军事干预外,这种情况还将导致库尔德人统治大片的非库尔德领土。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还有一种选择是寻求更广泛的政治解决,目的是建立一套大马士革政权可以接受的包容性执政机构。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进程可能会导致类似伊拉克北部的执政安排,那里的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KRG)现在正与土耳其密切合作。

但这并没有成为现实。随着美国立场不断改变,特朗普政府在拒绝第一个选择后又主动挫败了第二个选择,从而导致危机成为不可避免的结果。危机的导火索是由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打给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一通电话,前者默许后者派遣部队进入叙利亚。令库尔德人和特朗普自己的许多顾问都感到震惊的是,特朗普命令美军立即放弃该地区,并且雪上加霜地发推特宣布了这一决策。

自那以后,一切都土崩瓦解了。因为公信力一落千丈,美国官员不顾一切地在总统推特所制造的一片废墟上试图制定出某种政策。总统威胁如果土耳其做了他允许做的事就摧毁土耳其经济。在库尔德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平民——逃离土耳其轰炸的过程中,联合国安理会像以往一样保持沉默,同时欧洲人对所有参与的人和事加以谴责。

这在外交灾难史上是创记录的。但这场更大规模冲突的种子早在现在臭名昭著的特朗普埃尔多安通话之前就已经种下了。由于缺乏连贯的政策,导致危机爆发的条件已经成熟。现在的问题是下一步还能不能找到建设性的办法。

现在,美国已经同意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设立大范围安全区的请求。与此同时,人民保护组织和阿萨德政权之间某种安排显然已经在俄罗斯的调停下被促成了。随着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部队现在进入美国撤出的某些安全区,特朗普政府只剩下管理与土耳其的关系这件事可做。欧盟方面则没有什么可做的。因为已经切断所有与土耳其的高层政治接触,面对这场最新爆发的危机欧盟是无能为力的。

区域相关各方现在应当坐下来努力达成某种协议是符合逻辑的。除库尔德斯坦地方政府、伊拉克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外,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政府也需要坐上谈判桌。的确,阿萨德政权与一系列恐怖和暴行联系在一起;但不这样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区域谈判肯定不会一帆风顺。不少势力将被迫忍气吞声并面对艰难的抉择。不幸的是,民主叙利亚的前景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消失了。恢复稳定和防止进一步的危机现在必须成为我们的首要任务。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的选择,如果事实上它们曾经存在过。

https://prosyn.org/KKg2GYA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