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在安理会框架内解决叙利亚问题

纽约—持续不断的叙利亚流血局势不但造成了迄今为止全世界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也是一场最严重的地缘政治危机。而美国当前的方针——对伊斯兰国和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两面开战——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叙利亚危机,包括欧洲日益严重的难民危机的解决办法必须通过联合国安理会进行。

美国的叙利亚战略源自一个奇怪的——也是不成功的——美国外交政策两大来源的结合。一个来源是美国现有安全体系,包括军队、情报机关以及他们在国会中的坚定支持者。另一个来源是人权组织。这两个来源的特殊结合体现在最近美国在中东和非洲的多场战争中。不幸的是,结果无不是灾难。

现有安全体系背后是美国决策者长期以来军力和秘密行动颠覆被认为有害于美国利益的政权。从1953年颠覆民选的伊朗摩萨德政府和“其他9/11”(美国支持的针对民选的智利总统阿连德的1973年军事政变),到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以及现在的叙利亚,颠覆政权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安全政策的不二法门。

与此同时,某些人权组织支持最近美国打着“保护责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旗号进行的军事干预。保护责任思想在2005年联合国大会上获得一致通过,它认为,国际社会有义务实施干预以保护遭受本国政府大面积打击的平民。面对萨达姆、卡扎菲和巴沙尔等人的暴政,一些人权活动家与美国安全体系站到了一起,而中国、俄罗斯和其他人则认为保护责任已成为美国领导的颠覆政权行动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