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化解叙利亚定时炸弹

特拉维夫——叙利亚内战对美国威胁的严厉警告几乎没有引起任何重视,这不能不令人感到惊诧。奥巴马总统政府是否正跌跌撞撞地朝着深渊走去?

《华尔街日报》月初一篇报导援引中央情报局副局长迈克尔·莫雷尔的说法,称“叙利亚基地极端主义和内战这对不稳定组合现在对美国安全构成了最严重的威胁”——事实上,“极有可能成为当今世界最严重的问题。” 相比之下,在莫雷尔看来,伊朗政权“核野心与对中东霸权的渴望”仅仅是“值得关注”的问题。莫雷尔即将从中情局卸任,因此似乎没什么理由进行掩饰。

两个月前的6月中旬,当叙利亚危机还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和政策激烈辩论的主题时,政府高官这样的声明会在若干领域引起强烈的反响。但从那以后叙利亚已不再是人们关注的核心,取而代之的是埃及政变和持续危机、也门和其他地方“基地”组织的恐怖进攻威胁以及以巴和谈的重启。

叙利亚国内局势欺骗性的平静表象也促成了人们注意力的转移。政府军在库塞尔和霍姆斯打过几场胜仗后,反对派的战术重组就已经开始。双方在叙利亚最大的城市阿勒颇(目前由反对派占领)准备大规模交火之前都有一些零星的行动。虽然叙政府最近打了几场胜仗,但总体而言战争的僵持局面并没有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