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stration artwork found on the Internet showing Fancy Bear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瑞典的俄罗斯问题

斯德哥尔摩——随着9月大选的临近,瑞典选民正在接到警告,现在轮到他们抵制俄罗斯干预瑞典国内民主进程。据领导瑞典打击外国影响力行动的瑞典国家应急机构(MSB)统计,这样的干预极有可能发生,而瑞典民众应当对虚假信息和新闻保持警惕。

但只有一个问题:将俄罗斯的“谎言”与瑞典混乱的政治现实区分开来绝非易事。

近几个月,俄罗斯网络水军通过散布听上去可信的故事和针对社会动荡和道德腐败的有政治目的的八卦来影响瑞典民众。在一起案件中,据称俄罗斯特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海量消息旨在影响瑞典人有关移民问题的讨论。瑞典国家应急机构表示俄罗斯的目标是助推瑞典国内争端 ,从而转移人们对俄罗斯在欧洲其他地区活动的注意力。

这或许是事实。但瑞典自身的失误使得俄罗斯的行动更加危险,恰恰是这些失误导致这些虚假消息开始大规模传播。移民和高涨的犯罪率已经导致瑞典陷入分裂;俄罗斯不过是想要利用这些裂痕来谋求自己的利益。

瑞典的政治困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过去四年来,该国一直由难以见容于中右翼势力的绿党和社会民主党组成的少数派联盟所统治。但该政府却一直跌跌撞撞地前行,主要因为政府成员都无法接受另外一种替代现实。在2014年大选中反建制、反移民的瑞典民主党录得强劲表现后,中左翼党派拒绝与该党继续合作并心照不宣地支持左派,从而加剧了许多选民的不满情绪。

因为现政府一直淡化该国移民政策所造成的损害,导致这种痛苦只会不断加剧。政府并没有在移民问题上与理智的批评人士合作,而是将反对者贴上“民粹主义”的标签,并指责他们损害“瑞典形象”。事实上,对国家声誉影响最大的是政客继续拒绝对话。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可以肯定,瑞典政治现状赋予俄国大量影响公众舆论的弹药。但同样令人不安的是,俄罗斯的选举干预史让瑞典领袖有借口忽视迫切的改革需要。例如在4月份,瑞典南部城市马尔默的市长贾梅召集国家应急机构探讨如何挫败“外国机构”的阴谋,为避免影响即将进行的选举而全力保护“马尔默的形象”。

但市长却没有看到一点:即马尔默的形象问题是管理不善的结果,而不是仅仅因为扭曲的公共舆论。虽然人口仅有不到330,000人,但马尔默却因失业率及福利依赖居高不下、犯罪率飙升、行为激进、民众分裂和社会动荡而闻名西欧

奥斯卡·琼森是伦敦国王学院的博士生,专门研究俄罗斯的非军事战争,他告诉我抵御俄罗斯干预如此困难的原因是其手段非常微妙、复杂而且往往具有较高的可信度。具体到瑞典,俄罗斯特工被控将假消息注入瑞典的社交媒体,而且因为这些消息含有一定的真实成分,之后就会被瑞典人自己分享。俄罗斯特工成功地洗白了行动,并且往往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这是一种信息洗白,”琼森说。“这解释了为什么评估俄罗斯影响力难度如此之大。”

对瑞典民主体制的威胁无疑已经引起了该国的重视。政府发起了公共信息宣传运动,并且培训选举员工、加强网络防御并持续开展威胁和脆弱性评估。但官员承认他们可能正在进行一场失败的战争。正如一位瑞典国家应急机构发言人不久前所指出的那样,该机构有限的资源“无论如何都无法达到与侵略者的能力对等。”

面临这样的现实,瑞典当局可以通过更多关注恢复社会和政治稳定来限制选举干预的影响。为此,领导人必须解决移民问题、打破议会僵局并恢复城市的法律和秩序。

就像在其他地方一样,俄罗斯正通过横加指责和转移注意力来改变瑞典人的看法。瑞典政治家可以作出有效的回应,但釜底抽薪是他们扑灭俄罗斯社交媒体之火的最佳方法。

http://prosyn.org/BnpsVmL/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