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可持续发展目标为何重要

罗马—指导2000—2015年全球发展政策的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MDG)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在此基础上,全世界政府正在讨论2016—2030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MDG关注结束极端贫困、饥饿和可预防疾病,也是联合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全球发展目标。SDG将继续致力于消灭极端贫困,但也会加上保证更平等的发展和环境可持续性等挑战,特别是遏制认为导致气候变化这一关键目标。

但一组新目标能够帮助世界从危险的“老方一帖”模式转向真正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吗?联合国的目标能够造成实际区别吗?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来自MDG的证据强大而令人鼓舞。2000年9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千禧宣言》(Millennium Declaration),MDG就包括在这个宣言中。MDG的八个目标成为全球贫穷国家发展政策的核心。它们真的造成了区别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在减贫、疾病控制和普及全球最贫困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教育和基础设施等方面,MDG确实带来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全球目标有助于刺激全球行动。

这是如何做到的?为何这些目标很重要?没有人比50年前的约翰·肯尼迪更好地说明了基于目标的成功。在1963年6月的那次堪称现代美国总统最伟大演讲之一的讲话上,肯尼迪说:“通过清晰地定义我们的目标,通过让目标变得更加便于管理、更加接近,我们能够让所有人都看到它,都能够从它身上获得希望,并坚定不移地向它前进。”

制定目标很重要,原因有很多。首先,目标是社会动员的关键。世界需要有人指引它朝一个方向迈进,消灭贫困、实现可持续发展,但在这个嘈杂、不同、分裂、拥挤、拥塞、涣散并且常常不知所措的世界中,持续地向我们的共同目标迈进是十分困难的。实施全球目标有助于全世界的个体、组织和政府首先在在方向上达成一致,专注对我们的未来真正重要的事情。

目标的第二个功能是制造横向比较压力。实施MDG后,政治领袖所采取的消灭极端贫困的措施会受到公开和不公开的质疑。

目标之所以重要的第三个原因是它能刺激认知共同体(epistemic communities)——由专家、知识和实践组成的网络——转化为围绕可持续发展挑战的行动。当我们制定了大胆的目标时,知识界和实践届就会合作给出务实的实现目标的路径。

最后,目标能动员相关利益者网络。社区领袖、政客、政府部长、科学界、领先非政府组织、宗教组织、国际组织、赞助组织和基金会都被动员起来,齐心协力向共同目标努力。这一多重相关利益方过程对于应对可持续发展以及消灭极端贫困、饥饿和疾病的复杂挑战至关重要。

半个世纪前,肯尼迪本人通过在冷战高峰期寻求与苏联和解的过程中设定目标表现了他的领导力。从著名的华盛顿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毕业典礼演讲开始,肯尼迪在一系列演讲中构建了一场以结束核试验为核心、将愿景与务实行动相结合的和平宣传。

和平演讲后不出七周,美国和苏联就签署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Limited Test Ban Treaty),这是放缓冷战军备竞赛的里程碑式的协议,并且在此之前几个月,这还是不可想象的。尽管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并未结束冷战,但它证明了谈判和协议是可能的,并为未来条约奠定了基础。

但在宣布了一个或多个目标后实现大规模成果绝不是板上钉钉。宣布目标只是实施行动计划的第一步。制定目标后还必须有好的政策设计、充足的资金和监督执行的新机构跟进。此外,在取得结果时,必须予以衡量,并在持续的政策反馈环中反思和调整战略,所有这一切都在清晰的目标和时间线的压力和驱动下实现。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已经在MDG的指导下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同理,我们可以找到实现SDG之路。尽管犬儒主义、混淆和妨碍政治阻挠着消灭贫困、不平等和环境恶化的斗争,但我们仍有可能取得突破。世界主要力量也许响应并不积极,但这可以改变。思想很重要。它们能远比批评者所想象的更加深远和迅速地影响公共政策。

在1963年9月在联合国所做的最终演讲中,肯尼迪引用阿基米德的话描述了当代和解。他说,阿基米德“为了解释杠杆原理,据说向他的朋友宣称:‘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五十年后,轮到我们这一代人用撬动地球走向可持续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