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发展数据

纽约—数据革命正在快速改变社会的各个部分。选举用生物统计学来管理,森林用卫星影像监测,银行从分行支行转移到智能手机,医用X光片可以在地球另一端查看。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网络(SDSN)的新报告《发展数据》(Data for Development)指出,以少许远见做少许投资,数据革命就能驱动可持续发展革命,并加快人类社会朝结束贫困、促进社会包容和保护环境的方向进步。

世界政府将在9月25日的联合国特别峰会上开始实施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这次会议也许是历史上最为盛大的世界领导人聚会,170个左右的国家和政府首脑将实施指引2030年前全球发展政策的目标。当然,目标实施容易实现难。因此我们需要新数据系统在内的新工具,在2030年将SDG转变为现实。在开发新数据系统时,政府、企业和公民社会组织应该推进四个不同目的。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服务提供数据。数据革命给了政府和企业全新的、大大改进的方法提供服务、打击腐败、减少官样文章、保证进入此前被孤立的领域。信息技术已经掀起了医疗、教育、治理、基础设施(如预付电力)、银行、紧急响应以及其他众多服务提供的革命。

第二个目的是公共管理数据。如今,官员可以用实时数据了解政府设施、交通网络、紧急救援行动、公共卫生监控、暴力犯罪和其他众多方面的状态。公民反馈也可以改进公共管理运行,比如来自司机的众包交通数据。地理信息系统让我们可以实时监控偏远广袤地区的当地政府和区划。

第三个目的是政府和企业问责。政府官僚喜欢走后门,隐瞒服务提供差距,夸大表现,(或者更糟糕地)在有机会的时候假公济私,这些都已是老生常谈。许多企业也好不到哪里去。数据革命有助于确保公众及公共和私人服务的目标受众获得可证实的数据。当服务没有准时提供(比如因为供给链的建设瓶颈或腐败),数据系统就可以让公众指出问题,问责政府和企业。

最后,数据革命应该让公众知道全球目标(goal or target)是否实际达到了。2000年所制定的千年发展目标为2015年设定了量化目标。但是,尽管如今已是千年发展目标的最后一年,我们仍缺少关于某些千年发展目标是否达到的准确信息,原因就在于无法获得高质量的即时数据。一些最重要的千年发展目标存在为期数年的报告时滞。比如,世界银行自2010年以来从未发布过详细贫困数据。

数据革命可以结束长期时滞,并极大地改善数据质量。比如,户籍和人口动态统计可以实时收集死亡率数据,还可以附带死亡原因信息,因此不必每隔几年进行一次家庭调查以计算死亡率。

类似地,用智能手机取代纸面调查的话,贫困数据可以比今天相对更低的成本和高得多的频率收集。一些分析家认为,移动电话的使用可以在十年内让一些东非国家的调查成本下降多达60%。盖洛普国际(Gallup International)等私营公司可以与传统公共统计部门合作加快数据收集。

数据革命为服务提供、管理、问责和评估提供了突破机会,这要归因于以多种方式收集信息的稠密技术生态系统,包括遥感和卫星影像、生物统计数据、地理信息系统追踪、基于设施的数据、家庭调查、社交媒体、众包以及其他各种渠道。

要支持SDG,这些数据应该以高频方式向所有国家公开——至少关键目标的数据每年公开一次,服务提供至关重要的部门(卫生、教育等)则要实时公开。私营公司,包括通讯公司、社会营销公司、系统设计公司、调查公司和其他信息提供商,应该都整合进数据“生态系统”中。

在准备新报告时,SDSN和不少兄弟机构合作准备了关于如何启动SDG数据革命的“需求评估”。报告给出了一个建立在国家统计系统和私营心系企业及其他非政府数据提供商之间的合作的基础上的行动计划。报告强调,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需要金融援助以建立新数据系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尽管成本估计只能是临时性的,特别是在这个破坏性技术变革时代,但新研究表明,为SDG建立合适数据系统每年至少需要10亿美元以覆盖所有77个较低收入国家。其中大约一半应该通过官方发展援助融资,这意味着现有援助流规模至少需要每年增加2亿美元。

应该增加资金承诺。7月,世界将在亚的斯亚贝巴召开国际发展金融会议,几周后,9月底,联合国总部将启动SDG。世界应该在这两次峰会前迅速采取行动,做好准备为SDG提供其成功所必须的数据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