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late shop Education Images/UIG via Getty Images

巧克力的可持续性挑战

好时,宾夕法尼亚—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跨国企业刚开始将可持续性与商业成功挂钩的时候,这么做最主要的催化剂是弱点而不是利他。消费者压力、政治抵制和昂贵的诉讼都会威胁到公司的利润,而环境政策有助于让公司免于“坏事传千里”,保护股东免于痛苦的损失。

如今,公司社会责任和可持续性不再是基于恐惧。相反,可持续性完全被视为是未来的一个必要条件。对于依赖于农业的行业尤其如此——比如巧克力业务。

巧克力消费量接近历史新高,像敝公司这样的巧克力公司理应对我们的成功踌躇满志。但我们面临着艰巨的挑战。除非我们能够帮助可可作物更加可持续的种植,否则很可能有一天人们吃不上巧克力。

可可树只生长于赤道周边的几个气候温暖湿润的国家。两个国家——科特迪瓦和加纳——生产了美国吃掉的绝大部分巧克力。西非可可是好时巧克力独特风味的重要成分,但在西非地区,可可树面临老化和产量下降的局面。

过去,当可可农面临收成下降时,他们会清除可可林,重新开始种植。但如今,这种方法在环境和社会层面都是不可接受的。唯一的可持续方案是用新可可树来续旧可可农场。不幸的是,人口增长、城市化和糟糕的地权情况正在推高土地需求,进而削弱了许多农民投资和移植产权的能力。结果,可可农场恢复的规模与速度无法让敝公司这样的企业可持续地满足未来需求。

我们面临的挑战非常艰巨。为了满足全球每年720万吨巧克力的需求量,好时公司等跨国企业需要数百万个可可农场,每个农场的种植面积都相当小,通常为1—2公顷。我们的复杂的价值链深入一些世界最偏远的角落。要保持巧克力糖果的供应,我们需要新方针帮助可可农可持续地种植可可。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如果我们可可行业能很好地处理当前的挑战,将有助于为其他农产品开拓一条更加可持续的供给源。这就是好时与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和ECOM(我们最大的加纳可可供应商)开展新合作项目背后的动机。去年,我们启动了一个小型试验项目,帮助小农增加可可产量,消除因可可导致的森林采伐,提高恢复力。特别是,该计划的目标是解决每一位西非种植者都会面临的两个挑战:土地占有制和融资。

据加纳土地委员会的数据,在加纳的800,000个卡卡农场中,只有不到2%拥有合法的土地耕作权。相反,农民往往通过与酋长或地主签订非正式协议获得产权。传统上,这些口头协议允许农民毁林开荒。

但过了30年左右可可树停止产出后——如果遭遇病虫害,这个时间会更短——农民必须从最初的土地所有者那里获得重新种植的许可。在土地需求位于历史高位的当下,酋长和地主越来越多地开始拒绝农民的重新种植要求。这样一来,农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毁掉原始森林重新开始,要么完全退出——都不是好选择。

与USAID和ECOM的合作项目寻求通过移除一些重新种植的障碍来解决这一问题。ECOM创造了一个创新融资模式,帮助农民解决老树和死树,进行恢复力强、产量更高的混种。同时也种植绿荫树、玉米和大蕉以实现收入多样化、提高生产率。ECOM负责管理三年农场,将一部分利润返还给农民,同时收回最初的启动成本。

与此同时,USAID对可可农的土地进行测绘,记录他们对可可农场的习俗权利。本地酋长负责认证地图,从而改善农民的土地占有的保障性。酋长还可以接受调解培训,以支持农民的土地权利。

这一方针有助于解决一个长期被视为过于复杂、无法解决的问题。它可以成为未来的模板。人口增长提高了需求,也减少了可用来满足需求的土地,公司必须在经营中考虑可持续性。这意味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帮助解决土地权利等顽固的地方挑战——它们阻碍了经济发展和国际供应链的长期健康。

http://prosyn.org/COnLhap/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