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特朗普时代的可持续性

哥本哈根—遏制全球变暖、加强环境保护的力量必须做好准备成为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竞选的附带牺牲品。从特朗普的竞选纲领及其共和党队友的发言看,美国环境保护遭受重创,监管将大幅减弱,美国国内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生产商将蠢蠢欲动。

环保主义者正在评估潜在伤害,并制定战略避免控制国会山的极端反可持续性势力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美国将不再绿色,并且国际合作也将遭受重创。

在最近的马拉喀什气候会议(COP22)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特朗普政府的众多可能扼杀去年在巴黎COP21上所形成的气候协定的行动上。协定可能“遇刺而亡”——被特朗普撕毁。或者也可能“饿死”,美国拒绝采取行动或贡献应有的比例。或者也可能“虐死”,美国要求其他所有国家做更多。

显然,还有别的选择,但我们不会被迫考虑它们。我们不需要——也不应该。特朗普政府最后到底会怎么做,没有人知道。有人希望理性至少能够取得一些胜利,特别是考虑到市场也在推动绿色转型。也有一些人担心不会如此。

但简单的事实是,我们不知道特朗普会怎么做,因为他也不知道。他的政府的环境政策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像水一样,总是以最快的路径流向最低点。狂热分子和煤炭游说集团在多大程度上抓住这一机会部分取决于我们其他人为此设置多大的障碍。

这意味着必须集中力量动员力量,论证美国应该留在全球通往环境可持续性的运动中。这无法说服特朗普政府中的死硬派,但可能争取到比较温和的力量。

因此,谁属于必须马上采取行动的“我者”?

首先,“我者”包括美国州政府和立法机关、非政府组织、地方社区和企业。它们都需要促使美国支持保护地方环境和全球解决方案。

其次,“我者”还包括国际社会:2015年,近200个联合国成员通过了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协定。所有联合国成员,不论大小,都要坚信这些全球协定仍在引导世界的行动,不论特朗普怎么做。这一点至关重要。

即将履新的特朗普政府必须充分明白,追求可持续性日程的经济和环境利益总和仍将推动各国和各公司朝这个方向努力。中国已经表示它不会坐失绿色转型所隐含的机会,如果美国退出,它将承担全球领导之责,这是大有帮助的。

中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许多国家将因为美国领导力的缺席、甚至特朗普政府反其道而行之而遗憾,但美国已不再能够决定一切。其他国家将填补它留下的空白并获得收益,而它们必须让所有人都明白和理解这一点。特朗普的美国可能会“下车”——看起来可能性很大——但它无法让车停下。世界其他国家将继续前进。

美国公司界和资本市场应该强化这一信息,不是作为政治口号,而是作为一个警告——牺牲可持续性日程带来的机会��美国经济将失去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因此也无法实现繁荣。上个月,365家美国公司和投资者就这么做了,它们发表了致特朗普的公开诉求,要求他不要废除巴黎气候协定。如果特朗普想要为选民实现更多就业和更高收入,一个方法就是促进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的绿色日程。

 “我者”的第四种成分是全世界范围内参与进来的消费者。在街头游行、对着当选领导人高喊口号无济于事。采取行动将地方、全国、地区和全球消费者组织起来才有用。这一信息不但要通过个体消费者释放,也要通过有能力鼓动和放大这一信息的组织释放:“我们不不买与可持续性日程相悖的产品和服务,我们优先购买尊重和促进可持续性的高品质产品和品牌。”不管采取怎样的形式,信息必须直接而透明,并且应该以从国内环境和排放标准放松中获益的美国公司为目标。

我们大部分人没有投票支持特朗普,我们也没有义务遵循他的领导。还有另一条路:我们越是强力地组织起来,坚持并执行遏制全球变暖和促进可持续性的行动,就越有可能让新多数中的务实者尽可能降低国内外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