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从逐个地区做起抵抗气候变化

伦敦—新的解决气候变化的全球协议正在形成中,美国和欧盟正式联手将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计划递交给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美国成为首批承诺实质性气候行动的国家之一,这释放出强烈的信号。不久后,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多个国家预计也将递交各自的计划。

这些计划(称为“国家意向贡献”,简称INDC)合起来就是投资于繁荣的低碳未来的全球集体努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今天,作为气候集团州和地区联盟(Climate Group’s States & Regions Alliance)联合主席,我们呼吁国家政府领导人带着宏伟的气候计划加入其中。我们想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做出这一呼吁,因为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并且我们知道这是可行的。

我们之所以相信这是正确的,是因为,作为大州和地区政府领导人,我们背负着实施我们自身气候变化的责任,从中我们认识到解决气候变化既是责任,也是机会。说它是责任,因为气候变化现在已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说它是机会,因为推进可持续发展创造出清洁能源岗位和更多元化、更绿色、恢复力更强的经济。

我们之所以知道这是可行的,是因为我们正在这样做。我们所在的地区都已将温室气体排放降低到1990年水平或以下;而自我们开始这样做以来,我们的经济规模扩大了一倍有余。这部分是通过我们各自的政府采取创新政策做到的。

覆盖85%温室气体排放量的碳排市场是魁北克政府抵抗气候变化战略的核心。2014年1月1日,魁北克将其碳排市场与加利福尼亚州碳排市场联合起来,形成了北美最大的地区碳排市场。魁北克排放单位出售所得的全部收入都将注入魁北克省绿色基金,并重新投资于旨在进一步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帮助魁北克居民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项目。到2020年,魁北克将为此目标投入超过33亿美元,为其经济增长做出贡献。

巴斯克地区建立了一个称为“21号地方议程”(Local Agenda 21)的项目,该项目旨在支持整个地区内的本地可持续性计划。拜该项目所赐,几乎所有巴斯克城市都出台了可持续性计划,在移动、废物管理和经济发展等领域共出现了25,000多项工程。如今,这些地方计划推动了整个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城市之间的知识共享构成了未来进步的基础。

与此同时,南澳大利亚制定了澳大利亚最支持可再生能源投资的监管框架,该地区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从2003年的接近于零增加到今天的近40%。这一转变压低了批发电价,也弥补了南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目标的短期成本,消费者深受其惠。这一转变还使南澳大利亚成为新能源行业的领导者。如今该州贡献了全国风电产能40%多,并拥有全球最高的太阳能渗透率之一(四分之一的家庭拥有光伏系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现在,我们着眼于未来。我们已经成为潮流引领者,巴斯克地区和魁北克计划在2020年将排放量减少20%,南澳大利亚计划在2050年减少60%——但我们需要国家层面的合作。在我们的地区中,企业需要持续、长期的政策信号以便它们做出增加低碳经济投资的决策。次国家级和国家级政府如能精诚合作,将能够实现比单枪匹马大得多的成就。

因此,在准备12月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之际,我们鼓励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不要动摇。相反,他们应该加入我们,站在第一线与气候变化斗争,提出前瞻性的宏大国家目标,利用次国家政府领导力杠杆实现必要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