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从贫困到赋权

孟买—在即将迎来下个月的大选之际,印度颇有些值得庆贺的东西:极端贫困终于开始减少了。2012年——在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旨在开放经济的经济改革二十年后——官方贫困率降至22%,比1994年的水平下降了一大半。但印度应该提高期望。摆脱赤贫虽然是重要的离成本,但决不可与实现体面生活水平、感到经济安全同日而语。在这方面,印度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事实上,这项任务之艰巨从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新报告《从贫困到赋权》(“From Poverty to Empowerment”)便可一窥端倪。该报告使用了一个创新性分析框架——“赋权线”来估算普通公民实现八大基本需要的成本。这八大基本需要是食物、能源、住房、饮用水、卫生、医疗、教育和社会保障。根据这一框架,2012年有56%的印度人“缺少获得基本需要的途径”。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数字比仍生活在印度贫困线以下的人的数字高2.5倍。更令人惊讶的是“赋权缺口”——即让这6.8亿人达到赋权线所需要的消费增加量——比消除极端贫困的成本大七倍。

此外,尽管赋权线是个人消费的指标,但家庭的支出能力和意愿并不能保证体面生活。人们还需要获得社区层面的基础设施,如卫生所、学校、电网和卫生设施。但普通印度家庭无法获得46%的基本服务,地区之间的差距非常大。

印度政府可以如何为印度人民提供他们应得的尊严、舒适和安全?目前,大约一半的社会保障计划公共支出无法为穷人带来更好的结果,因此给现有渠道投入更多的钱不可能带来巨大变化。

相反,决策者应该专注于支持就业和生产率增长——从历史看,这是消灭贫困的最有力武器。当然,这决非轻而易举的任务。印度经济在近几年中有所放缓。如果经济增长以当前轨迹运行,并且不进行重大改革,那么2022年仍将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印度人口生活在赋权线以下,12%的人口仍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为了避免这一结果,印度政府应该追求一系列大胆改革,通过鼓励企业投资、扩容和雇工提振增长。改革日程应该基于四大关键要务:

            未来十年增加1.15亿个非农就业岗位以吸收工人增长、加速向现代工业的转型。

            农业生产率翻番,从而提高印度农场产量,达到其他新兴亚洲国家的水平。

            未来十年实际(经通胀调整的)社会服务项目公共支出翻番,其中增量应主要用于填补医疗、清洁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缺口。

            提高社会服务触及面。

如能采取正确的措施组合,印度十亿人口的一大半能够跨越买入经济赋权生活的消费门槛,2022年印度人将能够获得80%的基本服务需要。就业和生产率增长将贡献75%的潜在成果,而光是公共支出增长(而没有改善效率的措施)只能贡献不到10%。

为了实现这一潜力,决策者应该取消桎梏企业的令人难以捉摸的监管、加速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消除市场扭曲,并扩大穷人和教育程度低下人群的职业培训。与此同时,决策者还应该致力于让所有公共支出项目的效率都能与印度表现最出色的邦看齐。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所有这些需要对改善治理的更坚定的承诺和坚持以结果为导向。常识战略——如改善官僚体系叠床架屋的部门和机构之间的合作、建立问责和授权机构负责最重要领域等——可以极大地促进满足这一需要。此外,可以利用技术让政府服务更加合理、更加透明。最后,与私人和社会部门以及地方社区展开更紧密的合作有助于增进效率,同时也减轻了公共部门的负担。

印度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口要求更好的生活质量。在强大且持续的政治意愿和结果导向型政策的推动下,印度政府能够满足这一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