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rica's debt Getty Images

非洲增长面临的债务难题

华盛顿——撒哈拉以南非洲正面临公共债务显著增加的难题。截至2017年末,该地区的平均公共债务为GDP的58%,在短短五年时间里增加了20个百分点。虽然仍远低于21世纪初的峰值,但目前的涨幅正在引起人们的忧虑。

政府借款用于公共投资是任何国家宏观经济工具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20年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常常运用这一方案,并因此使得人类发展成果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例如,1990到2015年间,非洲民众平均预期寿命增加、婴儿死亡率减半、中学入学率飙升,而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也得到了改善。如果没有借贷资源的有效支撑,这些和其他收益都不可能实现。

但如果某些国家目前的债务趋势持续下去,可能会影响已经取得的进展。非洲日益增长的公共债务负担意味着付出更高的利息成本,而这可能导致从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领域分流资源。因此政府债务必须得到控制。

我们最近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经济展望显示,该地区35个低收入国家(LIC)中有六个已经爆发“债务危机”,也就是说他们无法清偿外部债务。另有九个低收入国家被归类为“债务危机高风险”。

从最广义的角度讲,有三大因素造成了目前的债务挑战。首先,2014到2016年的价格暴跌沉重打击了该地区大宗商品出口,尤其是原油出口。非洲国家的产出损失和相关债务增加可以与全球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的经历相媲美。今天,该地区15个陷入债务困境的低收入国家中有八个出口大宗商品。

不仅如此,绝大多数通过借贷来资助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并未产生足够的额外税收来偿还相关负债。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国家并没有有效地通过税收系统来获取投资所产生的收益。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最后,在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部分债务增加可以追溯到国有企业亏损等负债转移对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和汇率贬值所造成的冲击。在少数国家,债务行为不可持续也可以部分归咎于治理不善。

正如我们一直以来所说的那样,如果政府能坚持中期财政整顿和改革计划,那么债务水平应当可以保持稳定或下降态势,从而减轻与债务相关的难题。但政治限制、继续发展支出造成的社会压力以及有利的外部融资条件却使得必要的调整一再推迟。这将带来长期的痛苦;调整再也无法推迟下去。在各国竭尽全力实现发展目标的同时,必须将债务可持续性放在政治议程的首位。问题是通过何种方式?

实现这一目标必须依据具体国情关注四个关键领域。首先,在资源密集型国家,尤其是该地区八大石油出口国,必须立即制定财政整顿计划。计划应当与经济多元化相结合,近期的商品价格复苏扩大了调整的可操作范围。

在地区其余多数国家,仅需要进行相对温和的财政调整,而且这一目标可以通过稳定增加税收收入来实现。在多数情况下,未来几年可能提升占国内生产总值3到5个百分点的税收收入。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扩大税基、简化豁免程序并加强对增值税的管理。

第三,应当努力化解表外风险、改善债务管理能力,提高债务及债务敞口的数据覆盖能力。

第四,政府必须改善私人投资的发展前景。数十年来,公共开支抵消了低水平的私人投资。但现在面对不断增长的公共债务漏洞,目前尚不明确这种趋势是否能够得以延续。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体应当通过强化监管和破产框架、扩大非洲内部贸易和深化信贷改革,协调从公共到私人投资的过渡。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公共债务负担迄今为止尚未阻碍投资需求。相反,作为衡量国内总产值的指标,外国流入非洲的资金量高于新兴市场,而且资金来源更加多样化。所谓的前沿经济体已经发行了创记录水平的主权债券,而像中国这样的双边债权人则继续大量投资。

但就像我们近来所看到的那样,资本流动变幻莫测,如果撒哈拉以南非洲要充分利用目前的全球经济增长,那么决策者就必须在还有能力的情况下正面弥补公共债务漏洞。无所作为只会限制撒哈拉以南非洲实现可持续及包容性发展的巨大潜力。

http://prosyn.org/ODeRixN/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