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消灭疟疾

吉达—长久以来,疟疾一直是当代主要疾病杀手。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表明,全世界一半人口存在疟疾风险。但有90%的疟疾病例和92%的疟疾致死情况发生在一个地区:撒哈拉以南非洲。

欧洲和北美完全不需要担心疟疾。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儿童常常会在五岁前多次罹患疟疾。而五岁以下儿童占了疟疾相关死亡数量的70%。怀孕期间得疟疾的孕妇也会遭受严重的并发症。

好消息是打击疟疾的斗争最近有所进展,疟疾传染情况在大部分地区稳步下降,疟疾相关死亡数量也自2010年以来下降了29%。这些进步部分可以归因于创新,包括只需要几分钟的新型快速诊断测试、更普及和廉价的抗疟疾药物,以及越来越普遍的长效防虫蚊帐(LLIN)的使用。社区参与的增加也与有所助益,流行音乐家、媒体组织和宗教领袖的宣传让促使人们采取更强力的手段对付疟疾。

塞内加尔是打击疟疾的领先者。如今,86%的塞内加尔人用上了LLIN,大部分人都能获得快速诊断测试和基于青蒿素的混合料阀,后者由政府和捐赠者免费提供。社区卫生工作者在由塞内加尔卫生部长科尔-赛克(Awa Marie Coll-Seck)领导的有效的全国项目的引导下,在推动疟疾治疗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

成果令人印象深刻。2001年,塞内加尔有36%的门诊病人情况与疟疾有关。据国家疟疾控制署(National Malaria Control Program,NMCP),去年这一数字已经下降至只有3.3%。与此同时,疟疾相关死亡数量从近30%下降到略高于2%。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报告,从2008年到2010年,五岁以下儿童感染疟疾数量下降了50%。

塞内加尔希望能在2020年实现基本消灭疟疾(NMCP的定义是每年每千人患病不到五例),世卫组织认为塞内加尔可以在2030年彻底消灭疟疾。但达到这一目标绝非易事。塞内加尔需要更多额资源、更强力的政府承诺、发达国家更有力的支持和更大的社区参与。

在这一背景下,生命和生活基金(Lives and Livelihoods Fund,LLF)——由伊斯兰开发银行(LsDB)和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发起的捐赠基金——加入了塞内加尔的消灭疟疾运动。LLF包括5亿美元的捐赠——包括沙特阿拉伯的萨勒曼国王人道主义和救济中心、卡塔尔发展基金、阿布扎比发展基金以及伊斯兰发展团结基金(ISFD)——和20亿美元的IsDB卫生、农业和农村技术设施项目融资,由IsDB负责管理,是中东规模最大的同类基金,目标是扩大穆斯林世界30个最不发达和中低收入国家的可用资源。

LLF的第一批项目之一是3,200万美元的塞内加尔基本消灭疟疾工程。LLF的治理机构——影响力委员会(Impact Committee,我是其中代表ISFD的候补委员)在去年9月批准了第一年的融资额。塞内加尔政府在2月份正式同意了该工程——作为已经取得相当成功的NMCP的升级版。据此,塞内加尔五个大区(regions)中的25个小区(districts)将获得帮助以实现基本消灭疟疾,直接或间接惠及近四百万人(塞内加尔总人口的25%左右)。

我最近访问了塞内加尔,评估该工程的进展情况。我和另外一位影响力委员会委员会见了科尔-赛克和其他国家领导人,他们向我们确认了该工程的重要性。塞内加尔之旅中最令我感动的事迭戈(Deggo)卫生站。它位于达喀尔郊外,卫生工作者和社区志愿者向我们讲述了正在进行的消灭疟疾的斗争。我们很有信心,该工程具备了正确的技能和成功所需要的干劲。

和LLF所做的投资一样,打击疟疾的投资是性价比最高的卫生干预之一,能带来广泛的社会经济效益。健康的儿童更有可能上学,从而带来更好的学习结果;而健康的成人能够获得稳定的收入,从而摆脱贫困和饥饿。卫生工作者的生产率更高了,刺激了经济产出。没有疟疾的社区能够将卫生预算用于其他情况,如非传染性疾病和被忽视的热带病。

打击疟疾的斗争的进展将意味着在多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全世界领导人在2015年达成一致的一系列联合国目标),如消灭贫困和五岁以下儿童的可预防死亡等。如果我们想赢得这场战斗,就需要来自LLF等基金的更多的融资,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