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植物的家园

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 ——我以一杯咖啡开始、以一杯热巧克力结束一天的生活。其间我摄入各种各样的食品和药品,包括每天服用81毫克阿司匹林。绚烂多彩的兰花装点着我的书房,透过书房的窗口,我能够瞥见花园郁郁葱葱的景色。总之,我的生活和你们每个人的一样既活跃又充实,琳琅满目的植物及其衍生品拓展了我的生活。

但人类破坏森林及其他植物品类富集之所的活动正逐步威胁到我们所有人赖以生存的生物多样性。现在的问题是物种的灭绝速度——我们能够采取哪些措施来阻止物种的灭绝。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设计有效的保护策略必须从了解需要保护的物种开始。到目前为止,分类学家大致发现了约297,500种植物。还有多少种仍没有被发现?我们又应该到哪里去发现?

看似随着未分类物种的减少,分类学家发现新物种的速度也应该相应变慢。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发现新物种的速度往往按指数方式逐年递增——对于这种现象的解释恐怕是分类学家越来越多。其实是新物种与分类学家的比例是在逐年降低的。

在现有基础上,数学模型预测植物总共约有350,000种,比目前所知的多出15%左右。这一数字与专家意见其实不谋而合。也许半数未确定物种已经被搜集到植物标本室,现在正在那里等待分析和检验。

为了找到其余物种,分类学家必须依赖物种地理分布的三个一般模式:

·   多数物种分布地理范围狭窄,并且在当地也十分罕见。

·   单一栖息地发现的物种数量差异巨大。北美和欧亚大陆的大片寒带森林仅有几个树种,而亚马逊盆地却可能有16,000种之多。

·   分布地理范围狭窄的物种往往集中在同样的区域,但它们的分布区域往往与数量庞大的物种不同。

鉴于这样一种模式,我们可以预测多数尚未被发现的物种分布地理范围狭窄,而且在其分布范围内相对稀缺——它们也因此还没有被发现。此外,它们很可能生长在已知小范围物种富集的区域,比方说中美洲、加勒比地区、北安第斯山脉、巴西沿海森林、南部非洲、马达加斯加、东南亚、新几内亚、西澳大利亚和众多热带岛屿。鉴于目前濒临灭绝的大部分植物——占已知物种的20%和所有物种的30%——属于上述类别,因此保护植物多样性的工作应当以小范围物种的聚集地为重点。

濒危植物往往在地理上相对集中的现实提升了保护工作在那些地区的重要性。但这样的现实也可以使决策者把精力集中在狭窄的区域来获取成功。

有近200名成员的生物多样性公约体现了保护生态多样性的全球共识——该公约恰恰以此为目标。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呼吁为至少17%最具生态价值的陆地面积提供正式保护,而全球植物保护战略则力争保护60%的植物物种。鉴于约67%的植物物种完全生长在特定区域,另外还有14%部分生长在上述区域,这种方法的确很有前途。

此外,尽管目前全世界陆地保护面积约占总面积的13%,但在17%植物物种最富集的面积中只有14%属于保护区的范畴。为提高生物多样性公约成功的可能性,独特物种相对富集的国家需要采取更有力的保护举措。鉴于上述国家中很多处于发展中地区,国际社会应当为此提供援助。

 “诺亚方舟”效应使得局面变得更为复杂:尽管一小片面积可以容纳很多物种,但却可能无法满足这些物种长期繁衍的需求。换句话讲,即使保护区的总面积够大,但具体到某一片区域可能不足以支持种群的存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个中所涉及的生态问题——各国需要保护多大区域、以及保护哪里——或许并不容易回答;这样做需要对植物物种及其栖息地的了解不断深入。将那些答案转化为行动所需要的强烈而持久的政治意愿或许更难保证。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