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er ballots are counted after the end of voting in the Italian general elections Ivan Romano/Getty Images

人民反对民主?

普林斯顿——民粹主义分子和极右翼党派在投票中获胜的选举结果在英国脱欧和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双重灾难之后似乎无疑会强化一种普遍的自由主义理念:那就是民众是这些灾难的始作俑者。这种看法认为,“普通民众既不理性也不了解情况,以至于他们会做出可怕的选择。有人甚至更进一步,认为民众应当对反民主领袖的存在负责。事实上,一本最新出版的著作宣称问题是人民反对民主

但这样的诊断极其错误。因为他们只关注个体民众的信念,却没有看到今天对民主构成威胁的结构性理由。因此,他们必然会总结出错误的实践经验。如果一个人真的相信选民无能或反对自由,那么很明显下一步就是要把更多决策权从他们身上夺走。但与其退回到专家执政状态,解决帮民粹主义政客获胜的具体结构性问题才是更好的应对之策。

有充分证据表明民众并不像民主理论所希望的那样充分了解情况。尤其是在美国,政治学家已经一再表明人们对现实的看法与公民教科书所宣扬的智慧完全不同。但选举既不是公民测验也不是公共管理硕士课程的考试。选民不需要详细了解所有政治问题并对其形成偏好;大致的方向感和接受值得信任的权威——包括政治家、记者或专家——所给出提示的能力就已经足够。

当民众纯粹从党派身份的角度去看待一切事物,问题也就开始了。例如,认为候选人来自共和党或民主党决定了气候科学的可信度。如果党派认同变得过于强大,以至于对方阵营的论点及合法性遭到彻底的排斥,那么局面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特朗普当选并不是作为全球愤怒底层白人的草根运动代表,而是作为一个建制党派的领袖。早在特朗普出现以前,上述党派——及其右翼媒体拉拉队——就已经开始妖魔化对手,并实际告知其追随者他们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永远不能选择“欧洲式的社会主义分子”和其他非美国式的令人憎恶的候选者。因此,欣然承认特朗普不具备当选总统资质的共和党人无论如何还是要为他投票。

在美国,两极分化不是客观文化差异的反映,而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为谋求政治优势有时甚至是个人利益而分裂国家的有意识的精英项目。毕竟,两极分化也是一笔大买卖,这只消看看福克斯新闻和脱口秀广播主要人物的收入就可以证实了。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有观察家声称欧洲现在分裂为自由民主的西方和极不自由的选民授权民粹主义分子的东方其实犯了用文化来解释政治结果的同样的错误。他们还称选民所谓“真正意愿”导致了最终的专制结果。

但我们只消回顾一下2010年匈牙利和2015年波兰的关键选举:我的同事Kim Lane Scheppele指出,当时的选民们严格履行了民主理论两党制度下对他们的要求。在匈牙利,令人沮丧的经济记录和腐败导致人们不再相信主要左翼政党,因此是时候将选票投给对方阵营。而在波兰,中间偏右的公民纲领党有着傲人的经济记录,但却被普遍认为在多年执政后已经变得洋洋自得。

2010年,维克托·奥尔班在竞选时并没有承诺要制定新宪法、削弱制衡力度并从根本上削弱媒体多元化。恰恰相反,他声称自己是有能力的主流基督教民主党。在波兰,法律与正义党竭力强调自身理性保守党的属性,称只想为养育子女的家庭带来好处。

许多人都对法律与正义党领袖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从2006到2007年沉闷的极端表现记忆犹新。但卡钦斯基不再置身于众目睽睽之下,而是让其他人领导政府。即便今天——即便他是政府的幕后控制者,他名义上也仅仅是波兰议会(Sejm)的一名议员而已。

奥尔班等名粹主义者一旦掌权就会全力以赴打响文化战争。他们以“民族团结”的名义分裂社会,赌的是在多数媒体落到他们的掌控之中后,他们就可以操纵公众舆论继续担任要职。

就像在美国一样,势在必行的任务并不是感叹民众的威权主义倾向,而是要解决导致民粹主义成功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并不是所有民粹主义分子对那些“被社会抛弃者”的描述都是错误的;而怀疑国家某些部分已经被特殊利益群体所绑架有时也存在正确的因素。但人们必须要在媒体和政党的协助下来表达这些来自底层的不满。而恰恰是许多国家的媒体和政党系统明显失败才需要开展系统性的重建工作。

可以肯定,进一步提高公民教育也会有所帮助。这样的教育几十年来一直在走下坡路,因为它无法轻松适应严重依赖标准化考试的常规课程。如果公民教育得到正确的开展,它不仅非常耗时而且会分散人们对短期内看似更为有用的主题的关注,所谓短期内更为有用的含义是人们认为上述主题可以更为直接的助推经济成功。公民教育在协助年青人管理分歧和将其他民众视为民主冲突中的合法对手方面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文化差异不会也不应当消失,但如果民众自身学会接受文化差异,那么民粹主义分子利用它们作为政治武器的图谋就不会成功。

http://prosyn.org/nv7apCU/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