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强人民粹主义圈套

伦敦—2016年证明了自由民主的持久性不可再想当然了,即便西方也是如此。事实上,哈佛大学政治学家亚沙·芒克(Yascha Mounk)的世界价值观调查数据分析表明,在许多西方国家,公众对民主的信心下降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如何解释这一趋势?2016年的政治剧变表明,许多人对民主不作为(democratic inaction)感到不满。收入增长缓慢、失业、不平等性、移民和恐怖主义等问题都没有得到决定新的处置。民主国家的政治建制似乎陷入了永久性的迟钝状态,这促使选民要求强势领导人承诺打破政治僵局,扫清官僚主义障碍,采取果断的新政策。

这些领导人——他们主张只需要他们就能解决国家的问题——常常在公司届寻找,并且常常可以找到。许多人觉得成功的CEO能实现明确的目标,因此他们认为商人能够解决政客不能解决的社会问题。

但这一观点具有误导性,因为政治领导力与公司领导力具有本质不同。用经济学家的术语讲,这是一般均衡和局部均衡分析的区别。公司领导人必须让股东满意,并且不能因为社会其他成员的反应而困扰到自己。如果利润最大化要求削减成本,精简人手,那么公司领导人就会缩减岗位,向冗余员工支付遣散费。这些员工接下来怎么办就是别人——即国家——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