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ali girls wait in line to receive a hot meal at a food distribution point in Somalia's capital Mogadishu ROBERTO SCHMIDT/AFP/Getty Images

食品安全的社会网络

明尼阿波利斯——2015年,当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正式通过时,到2030年消除全球饥饿这样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开始进入倒计时阶段。当时,这个目标似乎可以实现;在过去15年间,地球上营养不良的民众人数已经减少了近一半。多亏对农业和经济基础设施的国际投资,如此惊人的成就才得以实现。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然后世界再次陷入饥饿的深渊。2016年,没有足够粮食充饥的民众人数从前一年的7.77亿增加到8.15亿之多。究竟发生了什么?

部分答案像文明本身一样古老:干旱、洪水、冲突和流离失所严重损害了收成和产量。但同样重要的是一个相对无形的因素:那就是农民们传统上赖以应对这些灾难的许多网络已经逐渐消失和退化。

消除全球饥饿不仅需要培育抗旱的玉米品种;同时也要制定玉米减产时的应对计划。换言之,重新构建社会网络和决定种植哪些作物所起的作用同样重要。

对全世界最贫困的小农和牧民而言,不可预测性是唯一的常数。为降低风险,农村地区的民众一直依赖其个人信息网获取信息,协助他们应对危机、提高生产水平和控制粮食损失。上述关系反过来又促进了信息和商品的交换、促成了饮食多样化、强化了农业技术并防止饥饿侵袭。

但今天农民的个人网络正日渐弱化。农民遭受严重天气灾害的频率更高,贫困地区的暴力冲突也呈上升趋势。在这些不利因素和其他变量的共同作用下,各地农民的根基正在遭到动摇。虽然人们总是为寻求安全和机遇而背井离乡,但现在流离失所的民众人数创造了纪录

所有这些变化都对社会赖以生存的传统社会结构产生了消极的影响,而且人们并未充分认识到上述结构在粮食安全领域所发挥的作用。如果要想彻底消除全球饥饿,那么农村抗灾能力的基础就必须得到巩固、拓展并实现多样化。

实现上述目标的一个最佳途径就是投资新技术,在农户和信息与机构间建立联系, 从而降低不确定性,并实现风险的缓和。据2017年国际农业研究磋商小组有关气候变化、农业和粮食安全的一份工作报告显示,农村农业某些最有前景的创新来源于技术和服务。

目前来看,此类创新均未在绝大多数缓解饥饿的战略中得到重点突出。但这种状况正在缓慢变化,尤其因为新兴经济体越来越多的民众接入移动网络,而且旨在收集和共享农业信息的应用程序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

例如,在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本地推广服务通过短信系统向种植蔬菜的农户发送实时的天气数据。在西非, Ignitia等私营企业正在着力拓展向偏远地区农户发送短信天气警报的准确度。

在蒙古,农村牧民收到有关疫情暴发的信息,协助他们保护家畜健康。而全球南方的许多农民正转而利用短信服务寻求技术支持,从而使他们能轻松地获取新作物和种植技术,为自然资源和家庭收入及营养状况带来双重的好处。

互联互通还通过允许农民和牧民获得准确的价格信息、协调运输和其他物流服务以及促进易腐但营养物质丰富的食品,如动物产品和蔬菜的轻松交换来改善市场经营现状。移动支付和价格信息还使牧民能够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条件调整畜群规模,同时使农民能够获得种子和肥料以确保未来的收获。

此外,通过实现资金的迅速和安全转移,移动银行服务允许生产企业更高效地进入市场、降低交易成本并挖掘价值更高的市场领域。移动支付系统也促成了从城市向农村地区的汇款,成为农村生活越来越重要的组成元素。

当然,仅靠这种技术的存在不可能终结饥饿。人类面临的挑战是扩大对这些工具的使用范围,并确保其满足使用它们的农民的需求。这要求移动技术考虑到农民在性格、教育和资源水平方面的差异,并且灵活适应环境变化。 上述工具和计划的影响和成功率应当接受监控和评估,以改进或替代无效的方法。

我曾在世界各地的农村社区展开研究,其中一个共同点是农民和牧民在获取有关市场、天气和融资的可靠信息方面都难度很大。随着邻居不断迁移,气候变化越来越受到关注,传统的信息网络已经不够用了。全球各地的农民,尤其是发展中经济体的农民,急需数字社会的支持服务。

对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而言,能否获取信息就意味着粮食安全或饥饿。但在气候变化、暴力冲突和大规模移民的三重威胁面前,搜集和共享信息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农民的个人网络现在是全球和在线的。要想喂饱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我们必须利用新技术来对社区这一缓冲风险的最古老的形式进行重塑。

http://prosyn.org/fsJUG0n/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