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阻止针对儿童的战争

伦敦——二十年前的这个月,联大收到了莫桑比克前教育部长格拉萨·马谢尔的一份报告,该报告详细阐述了武装冲突对儿童的影响。这份报告记录了系统及有针对性的袭击模式,包括杀人、强奸和强制招募儿童进入武装组织,马谢尔总结道:“这里缺乏最基本的人类价值...人类已经沉沦到了几乎最深处。”

马谢尔说得不对。一代人后,人类单就道德堕落而言正在沉沦得更深。生活在冲突地区的儿童正在面对规模空前的暴力,而旨在保护他们的煞费苦心的联合国人权规则的破坏者却依然不受惩罚。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在马谢尔报告二十周年纪念日之际,国际社会必须明确界限,阻止针对儿童的战争。

这样的战争一般有多种形式。某些情况下,儿童成为一线目标。强奸、强制婚姻、奴役和绑架已经成为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尼日利亚北部博科圣地以及他们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索马里同行的标准集体战术。杀死上学的学生被视为一种合法的军事策略。

在其他情况下,儿童受到来自国家和非国家主体的攻击。在南苏丹,自从2013年冲突爆发后,政府和反政府武装杀害、强奸和招募儿童加入武装集团。上述袭击行为如此野蛮、系统和普遍,似乎很有可能得到了最高级别的政治授权。而且事实上,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一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报告显示,南苏丹政府军已经被大规模牵连进这些活动,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2015年5月在团结州谋杀130名儿童的嫌犯至今逍遥法外。

儿童同时是附带损失,是原本旨在保护冲突地区民众的法律和规范遭到无情侵蚀的受害者。在叙利亚,生活在阿勒颇、霍姆斯和其他城市的儿童成为公开藐视国际法的政府军桶装炸弹及毒气袭击的受害者。学校和医疗中心的神圣性成为一纸空文:叙利亚超过25%的学校被摧毁或被迫停课。

沙特阿拉伯的政治领袖显然认为保护平民的政治支柱日内瓦公约无关紧要。去年8月,一次沙特对也门萨那市郊的空袭命中一所学校并杀死了十名儿童。这只不过是针对学校、医疗中心和市场大规模袭击趋势中的区区一幕。去年一年,以沙特为首的也门联军就袭击了非政府机构无国界医生组织所支持的四所医疗机构

目前针对���童的暴力行为马谢尔在二十年前远远没有预料到。在她的建议下,联大于1997年设立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特别代表,负责搜集并向秘书长和安理会报告长期恶意违反规则的冲突方。

特别代表监控六种类型的儿童侵权行为:致死和伤残、性暴力、征兵、袭击学校和医疗中心、绑架及拒绝人道主义援助。这六种行为每种都遭到包括1949年日内瓦公约在内国际法的明文禁止,日内瓦公约要求各方在冲突中保护平民并维持人道主义援助通道畅通无阻,还有全世界批准范围最广的人权条约儿童权利公约提供了儿童权利的完整列表。

针对儿童暴力持续存在不是因为缺少权利,而是因为来自海外发展研究所的伊娃·斯沃博达所描述的守法危机。国际社会未能坚决奉行定义文明标准的法律、法规和规则。坦白地讲,杀戮、残害和恐吓儿童已经成为一项没有任何代价的事业。

守法危机始于联合国体系顶层并向下扩散,通过安理会直至联大及各成员国政府。

以沙特在也门的宣传攻势为例。今年初,因为轰炸也门平民目标及杀害儿童,沙特阿拉伯登上了联合国秘书长的“耻辱名单” 。但到6月,在沙特政府及为其提供武器的美欧盟国的密集游说攻势后,该国却被移出了这份名单。无论这些盟友有何意图,他们都传递了明确的信号:保护有利可图的武器交易比保护儿童权利更重要。

有关儿童权利侵害报告的无休止循环正有可能沦为作秀。尽管特别代表办公室出色地完成了揭露儿童袭击事件的任务——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还成功谈判了儿童士兵的释放——但侵害儿童权利却始终罚不抵罪。

随着世界领袖本月齐聚纽约参加第71届联合国大会,是时候再次重申支撑联合国人权规定的价值观。结束对儿童犯下令人发指罪行却不受惩罚的唯一方法是落实真正的责任追究制度——通过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来制止侵害儿童权利的行为。

至少,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及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利法庭等机构应更紧密地与联合国特别代表合作。但问题的规模如此之大、不受惩罚的文化如此根深蒂固,人们可能需要采取更大胆的行动。鉴于现有机构未能保护儿童权利,建立新的机构或许正是时候——我们可以成立国际儿童刑事法院,并授权该机构调查及起诉国家及非国家主体针对儿童的战争罪行。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集体坐视人权法律成为无关紧要的纸老虎。但如果有一项事业可以团结四分五裂的世界,这项事业肯定是保护战区的儿童。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