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饮食与增长

基加利—没有什么能比儿童营养不良给一国的长期经济发展带来更大拖累的了。生长中的身体得不到足够的必须维生素和营养的话,伤害会在成年以后长期存在。

低收入国家的饮食主要由淀粉类(如稻米)和豆类(如豌豆)食品组成,这类食品蛋白质含量很低。因此,即使儿童能够吃饱,也难以得到营养食品的正确平衡和健康发育所需要的维生素。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代价是沉重的。饮养不良儿童更容易得病。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因痢疾致死的可能性高9.5倍,因肺炎致死的可能性高6.4倍。放眼世界,每三起可预防儿童死亡中就有一起(每年250万例)是营养不足的后果。

全世界,每四名五岁以下儿童就有一人发育不良,这表明长期营养不良造成了常常是不可逆转的生理和认知伤害。2001年有1.65亿儿童发育不良,等于美国人口总数的一半。

发育不良儿童常常会在学校和最终的工作场所中疲于发展潜力,阻碍了经济生产率和发育。世界银行的一份研究发现,营养不良所造成的成本最多相当于一个人一生潜在收入10%,或一国GDP的3%。

为了打败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多管齐下,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确保儿童获得良好的营养。首先,这一挑战最为尖锐的国家应该担起坚强的领导责任。尽管我的祖国卢旺达在过去十年中将儿童夭折率减少了70%,但发育不良率依然很高,44%的五岁以下儿童经受着长期营养不良。

卢旺达总统卡加梅(Paul Kagame)推出了一项全国紧急方案来纠正营养不良的根源。这意味着不但要扩大儿童的食品来源,还要向家庭普及营养饮食重要性的教育。

比如,2006—2011年,我们将农业预算提高了一倍,向低收入家庭发放了2000多头奶牛,还扩大了卢旺达的牛奶输送和蔬果园。卢旺达15000个村庄的社区卫生工作人员以及全国卫生中心的所有护士定期为每一位五岁以下儿童称重量高,建议被认为营养不良或高危的儿童寻求帮助。

与此同时,为了确保这些措施转变为更好的卫生成果,就需要变革家庭为儿童准备食物的方式。我们的政府启动了一个大规模教育计划,推广对营养饮食重要性的理解。我们在全国散发详细列出儿童所需食品、它们的烹饪方法以及半岁一下儿童适当卫生条件和纯母乳喂养需要���小册子。在每一个村庄,都有一名善于沟通的女性教导家庭如何准备均衡膳食以及确保儿童营养充足。

在儿童生命的第一个一千天提供合适营养尤其重要。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描述了一个完成这一目标的有效干预方案。建议措施包括通过强化食品和补充品提供必须维生素和矿物质;推广纯母乳喂养以及断奶婴儿的补充营养;以及用医疗食品(比如特别强化花生酱)治疗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

解决全世界营养不良问题的需要正在形成共识。去年,哥本哈根共识(Copenhagen Consensus,由包括数名诺贝尔奖在内的经济学家组成的德高望重的委员会)将儿童营养列为其能改善全球福利的划算投资名单首位。

在许多低收入国家,进行这类投资要求与外国政府形成伙伴关系——我们欢迎赞助项目、援助机构和志愿组织通过在国家计划框架内部的工作起到关键作用。地区合作也是兑现我们成功战胜营养不良承诺的关键。对我们来说,这意味着与东非共同体邻国精诚合作。

6月8日,在G8峰会之前,英国将主办“为了增长的营养”(Nutrition for Growth)峰会。来自发达国家和贫困国家的领导人、基金会、非政府组织和私人产业将齐聚一堂,做出营养投资方面的具体承诺。我希望他们能加大动作——并认真思考如何确保被投资国经济的所有部门都从本地采购中获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仅仅向市场供应廉价高热量、低营养作物无法解决长期营养不良问题。发展伙伴必须转换思想,做出长期承诺构建可持续、多样化、平等分配的食品生产和分配体系。让这一点成为可能的投资只占大部分对中低收入国家援助者出资规模的一小部分,但将对长期全球人类发展起到重大作用。

所有这些措施——生产负担得起的营养食品、确保其能够为全世界所获得以及教育人们如何准备——将是关键性的,如果卢旺达和其他国家想要在确保儿童获取健康和生产性生活所需营养方面取得成功的话。只有在所有儿童都能保证获得健康均衡饮食以及充分发挥潜力的机会时,我们的使命才能宣布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