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创新和不平等性

巴黎—当经济增长的好处分配极不平等时,社会关系就会遭到损坏。失去土地的人,特别是年轻人的不满将日渐增加,并演变为怨恨。这就是阿拉伯之春革命背后的主要因素之一;而智利、巴西、以色列、土耳其和印度的示威表明,源自不平等的社会紧张正在全球积聚。

平心而论,收入不平等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增长了几十年。即使许多发展中和新兴经济体将数百万人带出了极端贫困,增长就意味着更大不平等的感觉一直在表面之下翻腾。但如今,正如经合组织7月向G-20所报告的,日益持久的失业和就业不足正在给不平等性的增加带来新动力。

事实上,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发达国家年轻人失业率平均已达到16%,一些欧洲国家更是超过了40%。

结果是包容性增长的挑战已成为国际经济政策日程的最高级。事实上,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日程展望的数据,收入差距的扩大将是2014年第二重要的世界趋势,仅次于中东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