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bini167_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_stock market falling 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滞涨性债务危机已然降临

发自纽约——过去一年来我一直指出通货膨胀的上涨会是持续性的,其成因不仅包括糟糕的政策,还包括负面的供应冲击,而中央银行试图与之对抗的做法将导致经济硬着陆。我警告说即将来临的衰退必将是严酷和持久的,还伴随着大范围的金融困境和债务危机。尽管嘴上很强硬,但那些身陷债务陷阱的央行行长们仍可能退缩并接受高于原定目标的通胀。而在更高的通胀和通胀预期之下,任何由高风险股票和较低风险固定收入债券组成的投资组合都将在债券上遭遇亏损。

这些预测是如何叠加的?首先,在关于通胀的辩论中暂时性团队显然输给了持久性团队。构建在过度宽松货币、财政和信贷政策之上的负面供应冲击引发了价格暴涨。新冠疫情催生的封锁行动引发了(包括劳动力在内的)供应瓶颈。中国的新冠清零政策给全球供应链带来了更多问题。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给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市场造成的波动冲击了全球各地。日益扩大的制裁制度——尤其是美元及其他货币的武器化——致使全球经济进一步巴尔干化,而“友岸外包”和贸易及移民限制也加速了去全球化趋势。

现在所有人都认识到是这些持续负面供应冲击促成了通胀,欧洲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都开始承认软着陆或许极其难以实现。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现在谈到了至少会“产生一些痛苦”的“软着陆”。同时硬着陆的情境正在成为市场分析家、经济学家和投资者的共识。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Subscribe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https://prosyn.org/pQ0cM9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