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欧洲的削足适履噩梦

曼海姆—欧盟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的政策足以确保欧元的生存。但为了保卫“一刀切”的欧元,真的值得牺牲欧元区的竞争力以及最终的欧洲团结吗?

1992年,单一市场成立,这——而不是七年后欧元的引入——为欧洲带来了自由贸易、竞争力增强和新财富。事实上,货币联盟已经成为政治和经济梦魇,饱受衰退、创纪录的高失业、社会动荡和成员国之间日益增加的不信任的折磨。

但是,即便政客和经济学家在为欧元辩护方面早已词穷,也没人干预挑战其基本结构,更不用说给出替代方案了。为了摆脱危机,欧盟领导人必须认识到欧元区的一维框架的短处,发展更适合治理多面货币联盟的系统。

过度集中和和谐大幅削弱了提振欧洲经济所需要的自主和竞争,而债务社会化破坏了较弱经济体的可问责性。此外,弥合竞争力差距——拯救欧元的关键——不但需要较弱经济体提高生产率,德国的较强经济体也将面临效率降低的压力,从而降低了欧洲相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总体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