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更洁净的东亚电网

发自悉尼——就在不久之前,核电的未来还取决于亚洲。2015年全球新启用的十个反应堆中有九个在亚洲大陆。但最近韩国和台湾关于“绿色能源”的声明却令人开始质疑核电​​的长期(至少在东亚地区)可行性。事实上,2017年可能标志着该地区对核能的迷恋走向终结——同时开始对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新一轮追逐。

韩国总统文在寅和台湾“总统”蔡英文分别都制定了野心勃勃的国家议程,在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同时逐步淘汰核能。虽然两地实际上都走在能源存储和智能电网等绿色行业的创新前列,但对传统燃料的过度依赖却阻碍了面向清洁发电技术的投资。目前韩国和台湾两地分别有22%和14%的能源需求要由核能提供,而如今这一比例都将遭到大幅削减。

虽然一切都还只是规划蓝图,但两地的承诺相结合标志着该区域能源规划正向着更环保,更清洁的技术方面实现重大转变。此外它们还将为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投资的增长铺平道路,令自身在区域市场中立于新的竞争位置。

韩国的战略要求通过停止更新现有许可证并禁止安装新反应堆来逐步淘汰核能发电。在5月上任并将无核设定为竞选政纲的文在寅在上个月呼吁在2030年之前将可再生能源占韩国总发电量比例从目前的5%增加到20%。他还承诺在2022年年底前关闭10座燃煤发电厂。目前煤炭占韩国全国能源消耗的1/4左右,而在过渡到更环保电力的过程中的“桥接燃料”将由天然气来承担。

鉴于韩国已有25座核电站并计划再增加6座,对核电的搁置堪称是该国能源战略的重大转变。事实上有些人对文在寅计划的可行性表示怀疑,也有人质问能源政策大改将对该国获利甚丰的核技术出口市场造成何种影响。但文在寅对此的立场却依然保持坚定。

在台湾,蔡英文也做出了类似的承诺。由于日本2011年福岛事故爆发后岛内公众对核能的反对声音日趋强烈,蔡英文在去年誓言要在2025年实现台湾能源无核化。目前煤炭和天然气提供了岛内电力需求的2/3以上,而可再生能源则为5%。蔡英文宣称要在未来八年内将可再生能源的份额提高到20%,主要由太阳能海上风能提供。这种新发电方式将迅速替代岛内6个核反应堆所产生的电力。

有评论家认为,在大型工业规模的能源应用方面绿色技术还未成熟到可以替代传统燃料。但是这些说法已经过时好几年了。项目启动成本和能源储存成本的大幅下降以及电池性能的提高使得可再生能源比以往更具竞争力。正如欧洲市值最大的能源企业意大利国家电力集团(Enel)行政总裁法兰切斯科·斯塔拉什(Francesco Starace)在今年6月份向《金融时报》透露的那样,可再生能源正在成为“最便宜,最便捷的发电方式”。

韩国和台湾也并不是东亚地区第一个迈向更清洁能源的地方。中国多年来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目前已在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上实现了全球领先。但通过加入可再生能源革命的行列,韩国和台湾将使得其他区域参与者更容易进入市场,因为投资机会的扩大将提升竞争力,并进一步压低本已下降了的成本。

事实上,如果要对文在寅和蔡英文的远景目标提出一个有意义的批评,那就是这些目标其实可以更快地实现。比如倘若两位领导人都批准从计划中的全球能源互联或亚洲超级电网购买可再生能源,他们就可以更快地增加绿色能源的份额,因为韩国和台湾自己的自然资源较为稀缺,严重依赖进口燃料发电。向两国的国家能源垄断体制引入竞争也将加速向可再生能源的转移。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韩国和台湾所建立的先例。东亚可再生能源市场即将迎来巨大的发展。当一切就绪时,该地区几十年来对核能的依赖就终将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