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茅茅党人的儿子

华盛顿——去年1月份,肯尼亚似乎陷入了疯狂的境地。回首那些场景就像刚从一场噩梦中醒来:儿童在燃着熊熊烈火的教堂里惨遭屠戮,暴乱份子在城市贫民窟里肆无忌惮地挥舞屠刀,整个国家都在崩溃的边缘徘徊。到一切尘埃落定时,已经有1,500多人被杀害,400,000多人无家可归,之前进行的选举也被观察员们斥之为舞弊。

肯尼亚的基库尤族总统姆瓦伊·齐贝吉及其卢奥族挑战者拉伊拉·奥廷加之间为妥协而缔结的婚姻令肯尼亚免于坠入谷底,拉伊拉·奥廷加也被授予了总理的职务。由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和西方列强扶植的这个权力平衡政府为国家带来了稳定,并在食品和汽油价格飞涨、干旱肆虐北方的艰苦年代里为肯尼亚人带来了希望。

可政府要想取得胜利并防止进一步的暴力活动,肯尼亚就必须解决造成选举混乱的根源问题。这其中包括贫困、部落主义、以及国家未能将其首任总统乔莫·肯雅塔的理想变为现实。

1952年——在肯尼亚独立之前——肯雅塔就曾经说过:“没有平等的国家繁荣在历史上没有先例。只要民众受到压迫,腐败肯定就会兴起,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实行平等的政策。如果我们万众一心,就一定能够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