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orker pushes a trolley as he walks between goods stored inside an Amazon.co.uk fulfillment centre  CHRIS J RATCLIFFE/AFP/Getty Images

化解生产率谜题

发自旧金山——多年以来,经济学的一大难题就是找出美国及其他发达经济体生产率下降的原因。对此经济学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有人认定测量标准有误,有人归咎于“长期停滞”,还有人质疑最近的技术创新是否对生产力有促进作用。

但谜题的解决方案似乎在于理解经济中的各类互动作用,而不只是找出一个罪魁祸首。在这一点上,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生产率增长放缓的最终原因。

回望2008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这十年——也是许多发达经济体生产率增长急剧恶化的时期——我们发现了三个突出特点:资本密集度增长跌至历史性低,数字化,以及需求复苏乏力。这些特征合起来解释了为何年均生产率增长率会下跌80%,在2010~2014年平均只有0.5%,而10年前这个数字还有2.4%。

我们先从创历史新低的资本强度增长疲软开始,这是一个体现劳动力与机器,工具和设备关联度的指标。劳动者平均工具水平的增长速度已经放缓——在美国甚至变成了负值。

在2000~2004年期间,美国的资本密集度以3.6%的年复合率增长。而在2010~2014年期间却在以0.4%的年复合率下降,也是战后以来最差的表现。对劳动生产率构成部分的拆分分析表明,许多国家(包括美国)生产率增长下降的一半(或以上)因素都可以归因为资本密集度增长放缓。

设备和设施投资的大幅放缓削弱了资本密集度的增长。更糟的是公共投资水平也一路下跌。美国、德国,法国和英国在1980年代至21世纪初这段时期的公共投资就出现了0.5~1%的长期下降,自那时起该数字就大致持平或略微下降,导致了严重的基础设施差距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在诸如软件和研发等领域的无形资产投资在2009年的危机后下跌本身就较为短暂且幅度不大,同时恢复的幅度也更快。这类投资的持续增长反映出数字化浪潮——也是这一生产力增长疲软时期的第二个突出特点——如今正席卷各个行业。

在数字化方面我们指的是那些正在超越流程优化和推动商业模式转型,改变价值链,以及模糊行业之间界限的数字技术——诸如云计算,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物联网。而这一波浪潮与1990年代信息和通信技术的蓬勃发展形成鲜明对比之处在于创新的广度和多样性:新产品和新功能(例如数字图书和实时位置追踪)以及提供它们的新方法(比如流媒体视频)以及新的商业模式(例如优步和跑腿网站TaskRabbit)。

然而两者也有相似之处,特别是对生产率增长的影响。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就曾有一句著名的论断,说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在世界各地都是可见的——除了生产力统计数字之外。这个索洛悖论最终在几个领域(科技,零售和批发等)激发了美国生产率繁荣时得到了解决。如今我们可能会进入索洛悖论的第二轮:虽然数字技术随处可见,但它们却还未促进生产力的增长。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研究表明,在资产,使用和员工辅助方面实现了高度数字化的部门——例如科技部门和媒体及金融服务部门——都具备极高的生产力。但就GDP和就业份额而言这些部门所占的比例相对较小,而卫生保健和零售等大型部门的数字化程度则低得多,因此生产率往往不高。

此外研究院的研究还表明虽然数字化有望带来显著的生产力提升机会,但这些收益尚未形成一定规模。在最近的一项麦肯锡调查中,许多全球性企业都反馈说只有不到1/3的核心业务、产品和服务实现了自动化或数字化。

这可能体现了在数字化应用方面的多种障碍以及滞后效应,还有转换成本。例如在同一项调查中,一些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公司反映其核心产品或服务中17%的市场份额竟然是被自己的数字产品或服务蚕食掉了。此外,企业产生和内部流动的信息中只有不到10%实现了数据化并可供分析。随着这些数据通过区块链,云计算或物联网连接变得更加容易获取,新模型和人工智能将使企业能够通过以前看不见的投资机会进行创新和增值。

这一史上生产率增长最缓慢时期的最后一个特点是需求疲软。我们从企业决策者那里得知,需求对投资至关重要。例如,去年进行的一项研究院调查发现,那些增加投资预算的企业中有47%是因为需求或需求预期增加。

在各个行业中,金融危机后需求复苏趋缓是阻碍投资的关键因素。危机增加了消费者和投资需求性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性。投资和提高生产力的决定被合理推迟。当需求开始复苏时,许多行业都保有过剩产能以及可供扩张和租用的空间,根本无需投资新设备或设施。这导致了2010~2014年期间资本密集度增长跌至历史性的低水平,这是导致生产率增长乏力的最大单一因素。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采用和学习数字解决方案,也随着新的就业形式和投资机会强化了需求复苏,我们预计生产率增长将会回升。有很多的因素会有助于生产率提升,但推动和转变经济活动、增加价值并促进可以增加收入和提升福利的生产率增长还得靠21世纪的新蒸汽机——数字化、数据以及对其的分析利用。

http://prosyn.org/ldKAJ8J/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