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团结疲劳

民主肯定会玷污自己的英雄,就像革命肯定会吞噬自己的后代。25年来,赢得波兰民主斗争的所有素质都在团结工会领导人的身上得以体现:包括在共产主义怪兽面前毫不畏惧,在权力过渡时期目标清楚、意志坚定、慷慨宽容。所有这些素质都伟大而且高尚,但在当代波兰人的眼中,所有的伟大高尚都彻头彻尾失去了意义。

这是两周前举行的波兰议会选举和星期日举行的非决定性总统选举(10月23日多·图斯克和莱赫·卡钦斯基的决选将最终确定选举结果)告诉我们的惨痛教训。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1989年以来把持波兰政局的共产主义者和后共产主义者已经被人们彻底地抛弃¾左翼党派在议会投票中只赢得了11%的选票。可团结工会的老战士们也被抛到了一边。波兰政治渴望着注入新鲜的血液。

不久前的波兰选举第一次将后共产主义者排除在外。后共产主义者们知道组织井然、纪律严明的传统再也无法帮助他们获胜,因此他们选择了一位年仅34岁、魅力四射的聪明领袖。此人与共产主义时代毫无瓜葛,他把所有前共产党员都从重要位置上赶下了台,甚至禁止前总理莱舍克·米莱尔参与议会选举。

这毫无疑问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波兰民主的整体状况则是另外一个问题。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只有40%,这个数字使波兰排在了世界民主国家选民参选状况的末尾,比欧洲平均水平低25到30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