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太阳能价格革命

波茨坦—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正在进行中。11月,迪拜宣布将建设一个太阳能工场,以不到每千瓦时0.06美元的价格发电,低于其他投资选择——天然气或煤电的成本。

该发电厂——预计将于2017年投入运营——是未来可再生能源扼杀传统化石燃料的又一先遣队。事实上,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大型新太阳能发电厂要兴建的消息。光是在2月,就有尼日利亚 (1,000百万瓦)澳大利亚(2,000百万瓦)和印度(10,000百万瓦)等新项目公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毫无疑问,这些发展趋势有利于遏制气候变化。但驱动这些投资的主要考虑因素是利润而不是环境,因为能源分销和储藏(如有必要)效率的提高降低了生产可再生能源的成本。

随着高波动资源发电管理的改善不断取得进步,太阳能成本还将继续下降。根据弗劳恩霍夫太阳能系统研究所(Fraunhofer Institute for Solar Energy Systems,由Agora Energiewende开办)的最新研究,不出十年,全球多个地区的太阳能电力将达到每千瓦时4—6美分。到2050年,太阳能电力成本将下降至2—4美分。

Aogra执行董事帕特里克·格雷琴(Patrick Graichen)指出,世界能源未来供应的预测大多没有考虑到太阳能战胜化石燃料竞争者的情景。这一情景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更新预测能够让我们获得更加现实的成本图景和了解我们的能源生产与消费对世界气候的影响,揭示可再生能源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让我们更好地规划能源基础设施。

我们不应低估太阳和风在打造全球财富和消除贫困方面的的巨大潜力。随着太阳能电力性价比的日益提高,位于地球阳光带的国家能够发展出全新的商业模式,廉价清洁的能源让它们能够在本地处理原材料,获得增加值——以及利润——后出口。

和大规模传统发电厂不同,太阳能发电设备可以在接个月的时间内安装完毕;它们不但性价比高,也是迅速满足日益增长的全球需求的方法。此外,由于太阳能发电厂可以独立于复杂的集成电网运行,因此也为欠发达国家提供了一条不必建设昂贵的新基础设施就可以给经济带来电力的道路。

因此,太阳能发电厂对能源业的意义就好比是移动电话对通讯业:迅速普及到人口稀疏地区的大型服务欠发达地区,而不需要投资于电缆和其他基础设施。在非洲,2000年以来已有 66%的人口获得了电子通讯设备。没有理由认为太阳能电力也能让电力达到���此相当的普及程度。

如今,投资大规模太阳能生产正逢其时。首先,太阳能电厂的建设成本已足够低,可以在具有竞争力的稳定价格上持续发电25年以上。目前石油价格出现了崩盘,但迟早会反弹。太阳能电厂提供了对化石燃料内在价格波动性的保险。

更重要的是,目前许多国家的资本成本十分低。对于太阳能电厂的经济可行性来说,这是个决定性因素,因为太阳能电厂不太需要维护,但需要相对较高的前端投资。弗劳恩霍夫的研究表明,资本支出差异对每千瓦时成本的重要性不亚于阳光量差异。如今,在多云的德国,太阳能已经比借贷成本较高的阳光充裕国家价格更低。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照射一国的阳光量无法改变。但资本成本是一国多多少少可以控制的因素。通过建立稳定的法律框架、提供国际协议条件下的信用担保、让中央银行参与大规模投资,政府可以帮助太阳能电力变得更加普及。

这些因素解释了为何国际气候政策不但日益关注太阳能,也日益关注其他形式的可再生能源。技术突破增强了这些能源资源相对化石燃料的竞争力。结果,降低这些能源的采用成本的工具也正在成为我们遏制气候变化的最重要的武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