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loyees of the state-owned English-language RT television network  YURI KOCHETKOV/AFP/Getty Images

锐实力的意义

华盛顿——近年来,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将大量资源投入到通常关乎“软实力”的竞技场上,软实力一词是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奈的发明,被理解为能够“通过吸引力和说服力来对他人施加影响”。无论是直接出面还是通过听话的代理,上述两个国家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来实现其媒体、文化、智囊、学术和其他领域全球影响力的增长。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尽管投入了巨额资金,但观察家——包括奈本人——却摸不着头脑,他们想不通这些专制政权为什么一直背负着软实力赤字,即使他们在国际上的姿态更加自信了。

中俄两国往往在全球公众舆论调查及软实力指数方面成绩不佳,从而导致吸引力和说服力与专制主义不相容的看法进一步增强。在国际上,独裁者并没有“赢得人心。”尽管如此,俄罗斯、中国和其他资源丰富、雄心勃勃的政权现在对境外施加的影响力却超过以往任何时候——而且奈所谓的包括军事力量或原始经济制裁在内“硬实力”并不是主要渠道。

可以肯定,过去十年来俄罗斯数次动用了武力——比如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叙利亚等国。但俄罗斯的战斗机和坦克并没有推升莫斯科的全球影响。同样,中国正在南海和中印争议边境地区展示其军事力量。但像俄罗斯一样,过去十年来中国一直更积极地使用其他形式的影响。

这导致理论界陷入困境:这些政权并非主要依靠硬实力,也没有成功建立起软实力,但仍然能在国外发挥真实的影响。见于世界各地威权主义的复兴,现在恰恰是反思这种显而易见的悖论的时候。

金融时报最近指出,中国“试图在境外建设软实力时”,需要“循序渐进,更多采用互惠而不是威权的方法。”在最近一篇评论中,奈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称“如果中国放松党对民间社团的严密控制,中国建设软实力的道路将会更加轻松。”同样的结论也可以适用于俄罗斯和其他国家,这些政府相比开放、文化独立和民间团体更加注重政府控制——而他们所忽视的恰恰是构成软实力的关键要素。

但对中国和俄国政府的这种劝诫肯定毫无效果。任何重大的自由化举措都将触动这些政权自身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护控制权的政治需要和目标。

这里有一个分析陷阱,那就是认为压制政治多元化和言论自由以保持国内权力的专制政府其所作所为在国际上会有所不同。这些政权明智的采取了软实力的某些形式而非内容。他们所追求的目标可以更好的理解为“锐实力”,其关键属性包括对外审查、操纵和干扰,而不是吸引力和说服。

尽管“信息战”是专制主义的保留剧目,但它本身并不足以对“锐实力”进行概括。专制政权所采取的绝大多数行动,无论在中国还是拉美,抑或像俄罗斯在中欧——都不属于这个概念的界定范畴,就像我的同事和我在2017年12月报告“锐实力:不断增强的专制影响力”中所描述的那样。

事后看来,我们可以看到冷战结束后存在的错误观念,当时的传统分析认为专制政权将最终实现自由和民主。近30年前,当美国在冷战结束后成为全球霸主以及软实力这个词被引入时,政治和分析人士并没有对今天控制俄罗斯和中国的政权进行过充分的思考。

就像我的同事杰西卡·路德维格和我在11月外交杂志所表达的那样,“民主国家对软实力范式的依赖已经对他们看待涉及恶性锐实力演变的自满情绪造成了影响 。”那些认为专制政府的所作所为是“提升国家”软实力的分析家并没有抓住重点,他们的错误引领有可能导致人们陷入永久而虚假的安全感当中”。

采取恰当的对策需要作出精确的诊断。专制政府行事并不按照民主国家制定的规则。系统性的镇压一直是专制政权的名片,而他们所创造的“锐实力”不能被硬塞进熟悉而令人放心的“软实力”框架中。如果没有更加精确的术语,全世界民主政体很难应对这些国家日益多元化的影响。

http://prosyn.org/GMvS2Ad/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