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ffigy of the leader of the Law & Justice Party (PiS), Jaroslaw Kaczynski holding Premier Beato Szydlo and Polish President Andrzej Duda as puppets Anna Ferensowicz/Pacific Pres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民粹主义

费城——学者和记者们不厌其烦地报道欧洲民粹民族主义,尤其是匈牙利和波兰强势政府的崛起。花几个小时时间在谷歌上搜索,就可以了解两国政府如何霸占公共媒体、镇压报纸和私营电视台、削弱宪法法院、攻击移民、推动针对犹太人、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的仇恨言论和释放网络水军。但人们依然无法回答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这些政府如此受到民众的欢迎?

答案被多数分析人士所忽略:这些政府不仅是民族主义者,他们还奉行社会主义。

以波兰为例,那里执政的法律与正义党(PiS)在2015年10月的议会选举中赢得了38%的选票。2018年4月,尽管来自欧盟的威权主义和官方投诉日渐增多,但民意调查仍然显示极右翼的法律与正义党获得了高达40%的支持率。

法律与正义党的人气日渐高涨不仅是由于它的反移民立场。事实上,自1989年以来,天主教民族主义右翼势力凭借一贯的反犹主义、反欧盟、反移民和反俄主张已经在波兰选举中赢得了30%左右的选票。态度更加温和是法律与正义党政府的新特色。

至少从表面上看,法律与正义党由年轻的政治家领导,包括总统安德烈·杜达和接替Szydlo(同样也是波兰政界相对较新的面孔)的总理莫拉维茨基。两者都把重点放在最大限度地吸引公众。这一策略果然奏效。2015年,法律与正义党赢得了原有的选民支持,还额外吸引了5~10%的更加温和的投票者。

吸引到这些温和选民后,法律与正义党通过提供前任政府拒绝提供的福利来将他们留住。尽管2015年执政期刚刚结束的公民纲领党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团结运动,但它却因为推行加剧经济不平等的激进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而背叛了原有的工人阶级选民阵营。前共产党也在20世纪90年代接受了社会民主思想,从而以同样的方式背叛了自己的源头。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相比之下,法律与正义党却构建了自1989年来波兰社会安全网络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家庭500+项目。该项目启动于2016年,体现了法律与正义党所致力推动的民族主义、传统家庭价值观和社会意识。该项目向每个家庭支付每月500兹罗提(合144美元),目的是为第二个及以上的孩子提供照顾。该项目定于每年9月儿童返校时由家庭提出申请。除贫困家庭外,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得不到任何照顾,而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则有资格每月领取补助。三个孩子的家庭可以领到1,000兹罗提,而此后每增加一个孩子就会多发500兹罗提的补助。

该项目受到了广泛欢迎。仅最初两年就约有240万家庭受益于这项补助。这笔福利相当于最低工资的40%,几乎彻底消灭了波兰儿童的极度贫困,将儿童贫困率降低了约70~80%。

自由派亲欧洲政治家和决策者并不服气。他们抱怨如此慷慨的家庭福利将弱化工作激励机制并导致政府预算大幅增加。但初始的证据表明家庭500+项目实际上增加了经济活动。该项目还逆转了后共产主义时代生育率下降的趋势、增加了工资(特别是女性工资),并促使家庭购买学习材料、休假、为孩子添置更多衣物并降低了对申请高价贷款满足基本家庭需求的依赖度。而且由于经济快速增长,致使政府赤字稳步下降而非增加。

难怪自由派人士赢得选民支持颇有难度。许多波兰人看到政府终于肯为普通人做事,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所有自由主义者能做的就是抱怨这项政策反民主。

现实是家庭500+项目正在奏效。波兰的生育率——1989年后就已下降至欧洲最低水平——自2016年来已经从每名妇女1.29上升至1.42。实行第一年,家庭500+项目就为经济提供了重要刺激,因为贫困家庭几乎将所有福利都花在了购买消费品上。一家鞋类连锁店的收入增长了44%。而家庭假的销售额则增长了14%。波兰人用500+补贴购买学生所穿的校服,而不必再去借钱支付这笔昂贵的费用。虽然因为妇女放弃最低工资岗位而导致妇女就业率下降,但薪水,尤其是店员的薪水却大幅升高。

由于该项目的巨大成功,其他国家正在纷纷仿效。2018年,立陶宛也推出了一项不那么慷慨的家庭500+计划。

那些关心波兰、匈牙利和欧洲其他国家民主的人士应当承认,许多选民非常认可民族右翼势力的社会国家目标,这样的社会国家推动国家重点计划、关心穷人并支持家庭。自由民主人士无法比民族右翼人士更加排外。但他们却可以抛弃意识形态障碍,并从对手那里学到为人民服务的一项或两项绝招。

http://prosyn.org/6plL3qX/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