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社会民主的新生

伊斯坦布尔—如今,全球经济正在经历根本性变革,全世界工人面临着巨大压力。特别是在发达国家,社会政策必须有所调整,以提供低收入群体所需要的支持,同时刺激增长、增加福利。

压力是无情的,也是无可逃避的。在美国,仅有高中文凭的男性的真实(经通胀调整的)报酬在1979年至2013年间下降了21%。在工资保护更好的欧洲大部,失业率高企,特别是在2008年欧元危机爆发后。德国和一些北欧国家仍然是例外,尽管德国劳动力市场也存在一个规模庞大的低工资、低职位细分。

这一趋势的背后是工作性质的改变。首先,服务业在全世界兴盛,发达经济体尤其如此。从1970年到2012年,服务业占经合组织国家GDP的比重从53%上升到71%。

新技术和“智能”机器不但取代了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多种岗位;也存进了新商业模式的崛起,在这些模式中,个体在松散的网络中从事(大部分为底薪服务业)岗位,而非作为结构完善的组织中的专注雇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