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脱欧和你钱包里的英镑

发自伯克利——跟许多人原本宣称的相反,英国脱欧的初期结果不太乐观。在7月公投过后消费者信心指数出现了自1990年以来最大幅的下跌。制造业和建筑业指数也同步暴跌。虽然8月的数据有所好转,但还需要时间去弄清楚这是否仅仅是一场回光返照。

在这个一片混乱的后公投时代,一条好消息就是英镑汇率出现了下跌。更低的汇率更让英国的出口更具竞争力。同时在进口货物提价的情况下,消费者会转而购买本土产品,这也将有助于提振英国经济。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问题在于提振的效果能有多大。有怀疑论者就警告说英国倚重的出口金融服务业其实对价格不甚敏感。而商品出口的增长幅度则会受制于疲软的全球需求

其实英国早就面对过这种情况,因此历史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解答。1931年英国放弃金本位制度时就曾引发英镑汇率暴跌30%。跟现在类似,英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服务业的出口——不仅仅是银行业,还有船运和保险。而外部环境甚至比当前更为严峻。

但即便面对这些困难,商品贸易逆差依然成功在1931~1932年间减少了1/4。服务业的国际收支状况也有所改善。这说明经济已经走上了复苏的道路。

有三大因素促成了这一成功。首先,充裕的过剩产能让企业可以轻易增加生产。其次,借助1932年的渥太华会议英国得以迅速与各英联邦国家签订有利的贸易协定。第三,因1931年危机而保守指责的工党被保守党主导的内阁所取代,令政治上的不确定大减。

很显然,上述因素如今都已不复存在:贸易品部门的过剩产能较低;在当前更为复杂的法律环境下,需要花费多年时间才能与欧盟及其他贸易伙伴订立条约;政治不确定性较高而且预计短期内都无法通过大选解决。投资者们完全有理由去采取观望态度。

在1949年英国又陷入了同样的困境,遭遇了对美国的贸易赤字和低迷的投资者信心。在同年9月英镑又像18年前那样暴跌了30%。

由于工资上涨的压力被成功遏制,英国的出口变得更具竞争力。与美元区(由美国以及其他用美元进行国际结算的国家组成)的贸易逆差大幅缩减。经常账户收支从1949年的逆差转为1950年的顺差,GDP也录得大幅增长。

这次也是三个因素发生了作用。一是美国正从1948~1949的经济衰退中逐步恢复并产生了强劲的需求。二是1950年朝鲜战争的爆发创造了对各类出口商品的需求。三是欧洲支付联盟的创立使英国及其欧洲贸易伙伴同意废除对双边贸易的管制。

这与我们当前面对的形势也是大相径庭:美国的增长远远谈不上强劲,欧洲各国也明确表示并不急于与英国展开任何贸易谈判。

而第三个先例则是英镑在1967年的贬值,也恰好与上一次相隔18年。1966~1967年的收支危机反映出英国的工资增速要高于其生产力增速,并随之产生贸易逆差,而外国投资者们也不愿意去出资支撑一个在他们看来不可持续的点位。但这次整整花费了两年才实现了外部帐户的改善。由于失业率已经较低,就需要大量时间去完成资源从非贸易品部门转向贸易品部门的重新分配。

在此期间外国投资者们依旧不愿出资弥补英国的收支逆差。眼看调整如此艰难,人们都担心英镑会崩溃。无力吸引短期资本流入的英国人只好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些历史说明汇率对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极为重要,而英镑贬值也可以增强英国的出口竞争力。但政治制定者们不能对此抱有过多期望。外部环境不尽如人意。重新将资源导向贸易品的生产也需要时间。一系列新贸易协定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与此同时,英国的政治领袖们也必须解决那些长期悬而未决的政治不确定性问题。他们不仅要动用货币政策,还包括财政政策去维持财政支出并强化投资意愿。但迄今为止,这些人似乎都并未意识到这些行动的紧迫性。